上半年网贷平台数量递减 四大高返平台已全部暴雷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琪 发表时间:2018-06-30 21:45

刚刚过去的一周,网贷行业频频“暴雷”。6月21日,联壁金融在投资者群贴出公告承认“暴雷”,这也正式宣告了包括钱宝网、雅堂金融和唐小僧在内的民间四大高返平台全部“暴雷”。

就网贷行业今年上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也并不乐观。据《证券日报》记者从网贷之家获取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份-5月份,出现问题平台(包括提现困难、跑路、经侦介入等)有73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70家。而据6月份最新数据显示,出现问题平台34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2家,这一数据与去年6月份相比呈现上升趋势。

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原因有几点:一是,近期“暴雷”平台较多,投资人投资谨慎后导致部分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因此容易出现连锁问题。二是,年中资金面紧张叠加去杠杆的情况下,资金面紧张也影响了行业部分平台的资金情况。三是,备案延期,平台由于较高的运营成本,没有足够的实力继续运营下去,也会导致风险。

在营网贷平台数量不断下降

随着6月份最后一天的来临,今年上半年进入尾声。从网贷行业上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业内正常运营平台逐月下降,问题平台风险不断暴发。

具体来看,《证券日报》据行业月报数据统计,今年1月份至5月份,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分别为1906家、1890家、1883家、1877家、1872家,分别较前一个月净减少25家、16家、7家、6家、5家。从以上数据来看,在营网贷平台数量递减趋势明显。

“在监管进一步步收紧的情况下,尤其在备案期间,不合规的平台被淘汰是必然的”,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数量应该还会进一步减少,但同时网贷行业整体的专业程度将进一步提高。投机者、搅局者以及不具备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能力的平台,都将被淘汰,行业将迎来一个理性发展的阶段。

正如其所言,问题平台在此阶段正被不断肃清。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据不完全统计, 1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73家,其中问题平台24家(跑路5家、提现困难18家、经侦介入1家),停业平台48家、转型平台1家。2月份,共有14家问题平台,41家停业转型平台。3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41家,其中提现困难7家,跑路6家,停业平台27家,转型平台1家。4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43家,其中问题平台14家。5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8家,其中提现困难8家、跑路2家,停业平台28家。而6月份(截至6月29日)数据显示,问题平台共有34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2家。

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问题平台数量达107家,而6月份问题平台数量达今年上半年之最;停业及转型平台达182家。对于平台出问题的原因,陈晓俊分析包括下几点:一是,运营成本高企,包括高返等,导致平台运营困难。二是,平台风控不足,逾期项目大幅增加,导致出现提现困难。三是,平台资产造成,多为自融等情况,导致平台资金链断裂后无法还款。

四大高返平台全部“暴雷”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端午节前后,两家“高返”平台唐小僧和联璧金融分别“暴雷”。资料显示,唐小僧上线于2015年5月份,目前已运营3年。

据其网站上显示,截至2017年8月份,唐小僧注册会员已突破1000万人,交易额超750亿元。而联璧金融上线于2014年,未公开过投资者和交易额相关数据。加上此前“暴雷”的钱宝网、雅堂金融,互金业内的四大高返平台全“阵亡”。

6月16日,唐小僧“暴雷”,据悉系其高管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其母公司资邦金服的办公场地已被警方查封。对于唐小僧能在不到两年的运营时间中做到800亿元的成交规模,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于烧钱营销,不仅通过分众传媒等投放大量广告,还持续利用“100元3天返50元,1.3万元37天返500元,2000元16天返90元”等高额返利活动吸引公众投资。

6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对高额返利平台联璧金融非法集资案已立案,立案缘由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经侦人员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人数超过30人、金额超过100万、承诺还本付息”这三个特点。在联璧金融APP内,此前的项目“铃铛宝3月期”、“铃铛宝6月期”产品均已下架,而在未下架之前,这两款产品历史年化收益率分别达到10%、12%。据了解,目前该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分析人士称,这些平台“暴雷”的原因与其经营模式有关系。长期高返必然导致平台运营成本较高,无论平台有无真实的资产,对于平台来说,长期无法盈利将使得平台经营出现困难。若平台的资产质量较差、或者自融,一旦项目出现问题更将导致高返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而“暴雷”。

相较与传统金融的投资收益更高,是不少投资者选取互金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也正因如此,一批打着“高返利”旗号的平台纷纷涌现,加剧了市场的混乱,严重侵蚀了合规发展平台的市场空间。陈晓俊对《证券日报》记者称,收益是影响投资人选择的重要因素,但不应该成为决定投资人选择的唯一因素。在目前的阶段中,投资者需要加强专业常识,才能有效区分优劣平台。

编辑:
数字报

上半年网贷平台数量递减 四大高返平台已全部暴雷

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琪  2018-06-30

刚刚过去的一周,网贷行业频频“暴雷”。6月21日,联壁金融在投资者群贴出公告承认“暴雷”,这也正式宣告了包括钱宝网、雅堂金融和唐小僧在内的民间四大高返平台全部“暴雷”。

就网贷行业今年上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也并不乐观。据《证券日报》记者从网贷之家获取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份-5月份,出现问题平台(包括提现困难、跑路、经侦介入等)有73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70家。而据6月份最新数据显示,出现问题平台34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2家,这一数据与去年6月份相比呈现上升趋势。

网贷之家研究员陈晓俊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原因有几点:一是,近期“暴雷”平台较多,投资人投资谨慎后导致部分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因此容易出现连锁问题。二是,年中资金面紧张叠加去杠杆的情况下,资金面紧张也影响了行业部分平台的资金情况。三是,备案延期,平台由于较高的运营成本,没有足够的实力继续运营下去,也会导致风险。

在营网贷平台数量不断下降

随着6月份最后一天的来临,今年上半年进入尾声。从网贷行业上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业内正常运营平台逐月下降,问题平台风险不断暴发。

具体来看,《证券日报》据行业月报数据统计,今年1月份至5月份,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分别为1906家、1890家、1883家、1877家、1872家,分别较前一个月净减少25家、16家、7家、6家、5家。从以上数据来看,在营网贷平台数量递减趋势明显。

“在监管进一步步收紧的情况下,尤其在备案期间,不合规的平台被淘汰是必然的”,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数量应该还会进一步减少,但同时网贷行业整体的专业程度将进一步提高。投机者、搅局者以及不具备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能力的平台,都将被淘汰,行业将迎来一个理性发展的阶段。

正如其所言,问题平台在此阶段正被不断肃清。从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据不完全统计, 1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73家,其中问题平台24家(跑路5家、提现困难18家、经侦介入1家),停业平台48家、转型平台1家。2月份,共有14家问题平台,41家停业转型平台。3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41家,其中提现困难7家,跑路6家,停业平台27家,转型平台1家。4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43家,其中问题平台14家。5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8家,其中提现困难8家、跑路2家,停业平台28家。而6月份(截至6月29日)数据显示,问题平台共有34家,停业及转型平台12家。

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问题平台数量达107家,而6月份问题平台数量达今年上半年之最;停业及转型平台达182家。对于平台出问题的原因,陈晓俊分析包括下几点:一是,运营成本高企,包括高返等,导致平台运营困难。二是,平台风控不足,逾期项目大幅增加,导致出现提现困难。三是,平台资产造成,多为自融等情况,导致平台资金链断裂后无法还款。

四大高返平台全部“暴雷”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端午节前后,两家“高返”平台唐小僧和联璧金融分别“暴雷”。资料显示,唐小僧上线于2015年5月份,目前已运营3年。

据其网站上显示,截至2017年8月份,唐小僧注册会员已突破1000万人,交易额超750亿元。而联璧金融上线于2014年,未公开过投资者和交易额相关数据。加上此前“暴雷”的钱宝网、雅堂金融,互金业内的四大高返平台全“阵亡”。

6月16日,唐小僧“暴雷”,据悉系其高管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其母公司资邦金服的办公场地已被警方查封。对于唐小僧能在不到两年的运营时间中做到800亿元的成交规模,有分析人士指出在于烧钱营销,不仅通过分众传媒等投放大量广告,还持续利用“100元3天返50元,1.3万元37天返500元,2000元16天返90元”等高额返利活动吸引公众投资。

6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对高额返利平台联璧金融非法集资案已立案,立案缘由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经侦人员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人数超过30人、金额超过100万、承诺还本付息”这三个特点。在联璧金融APP内,此前的项目“铃铛宝3月期”、“铃铛宝6月期”产品均已下架,而在未下架之前,这两款产品历史年化收益率分别达到10%、12%。据了解,目前该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分析人士称,这些平台“暴雷”的原因与其经营模式有关系。长期高返必然导致平台运营成本较高,无论平台有无真实的资产,对于平台来说,长期无法盈利将使得平台经营出现困难。若平台的资产质量较差、或者自融,一旦项目出现问题更将导致高返平台资金链出现问题而“暴雷”。

相较与传统金融的投资收益更高,是不少投资者选取互金投资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也正因如此,一批打着“高返利”旗号的平台纷纷涌现,加剧了市场的混乱,严重侵蚀了合规发展平台的市场空间。陈晓俊对《证券日报》记者称,收益是影响投资人选择的重要因素,但不应该成为决定投资人选择的唯一因素。在目前的阶段中,投资者需要加强专业常识,才能有效区分优劣平台。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