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约三成民营银行高管调整 水土不服还是大势所趋?

来源:人民网 作者:程维妙 宋亦桐 发表时间:2018-06-28 18:13

一边是民营银行筹备降温,另一边是高管们的频频“闪离”,都让民营银行的发展模式和前景再受关注。日前,重庆富民银行和福建华通银行相继宣布换帅,加上此前微众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等,目前17家民营银行中已有约三成银行有过高管调整。业内人士认为,民营银行体制和运作模式还不够成熟,也面临物理网点受限等问题,未来还应加强差异化发展,不过高管离职也是当前金融业态愈加丰富趋势下的一个正常现象。

约三成换帅

日前,又一家民营银行完成“换帅”。6月19日,福建华通银行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经华通银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获福建银监局核准任职资格,聘任李超为华通银行行长。李超此前曾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就在6月13日,还有一家民营银行“新帅”确定。据重庆银监局官网发布的《重庆银监局关于孙中东任职资格的批复》显示,经重庆银监局审核,孙中东具备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现核准其拟任重庆富民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已经开业的17家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今年5月初,记者从吉林亿联银行方面获悉,该行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离职,原哈尔滨银行行长张其广将接任。更早前,微众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等多家民营银行的一把手也曾有过变动。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民营银行的“掌门人”级别人事变动,发生时间都仅在该行开业不久之后。例如福建华通银行于2017年1月开业,重庆富民银行于2016年8月开业,至今均不满两年;吉林亿联银行更为年轻,按开业时间算,到今年5月才刚“满岁”;北京中关村银行于2017年7月开业,该行原行长王萌在开业刚过3个月后便因个人原因辞职。而最先引发业界广泛关注的民营银行高管“闪离”,要属微众银行原行长曹彤不满一年便离任。2015年9月,成立不到一年的微众银行对外确认,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确认离职。

由于民营银行初期曾吸引不少传统金融机构高管到任,如今他们的“出走”,也被业内视为从侧面透露出一个信息,即民营银行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前路崎岖,并非传统金融人实现梦想的好地方。

水土不服还是大势所趋

民营银行确实面临不少掣肘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民营银行是新生事物,体制和运作模式都是新的,“一行一店”的经营模式导致物理网点受限,吸储成为难题,很多业务没有办法顺利开发,监管也特别严格,加上内部磨合仍需过程,对于管理层来说压力较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民营银行高管流动偏大,与银行刚刚成立不够成熟、经营团队和董事会不够协调有一定关系。他还提到,因为民营银行股东都是民营企业,对发展速度、业绩回报等追求相对更直接和明确,在观念理念上和经营团队存在一定冲突,可能也是高管离职的原因。

不过,董希淼也指出,其他商业银行人员流动也在增多,金融业人员流动整体有进一步加大的趋势,但目前来看还在正常范围。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也认为,金融业本身在不断发展,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拓展,随着新的金融业态越来越多,新的机构也越来越多,老的机构不断发生变化,人员在不同机构间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属于正常现象。

受访者同时提到,办民营银行,股东要有战略投资的意识,很多时候“欲速则不达”。董希淼表示,股东对民营银行发展初期要有足够耐心,因为银行发展与经济周期有关,特别是当前经济下行周期,发展速度不在快车道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股东要予以理解。且一开始要搭建起完善的公司治理,特别是风险管理体系,奠定未来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如果一开始把入股民营银行作为财务投资,在三五年内对盈利提出很高要求,这样就偏离了民营银行健康发展所必须的一些条件。监管部门也应该严格民营银行股东的条件,把将民营银行作为提款机的股东排除在外。”董希淼说道。

事实上,原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此前就曾指出,有的民营银行股东短期入股后即出售银行股权,有的股东在银行获批后立即转让股权,改变民营企业属性,有的股东面临司法纠纷,存在强制拍卖执行银行股权的隐患。2017年3月,郭树清在履新原银监会主席的发布会上强调,民营银行绝不能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未差异化是根本

从民营银行经营层面来看,公司定位、业务模式、内部管理框架等也至关重要。在17家民营银行中,业务定位主要聚焦于小微企业、消费贷款、“三农”等普惠金融领域。明确打出“互联网银行”招牌的共有8家,分别是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中关村银行、华通银行、众邦银行,其中6家银行的大股东为互联网企业。

这是一个优势。业内人士认为,多数民营银行股东是互联网企业,在如今“场景为王”的时代,可以获得上下游信息优势,有助于深耕客户的多元化金融需求。

借助这一优势,民营银行整体也取得了不错成绩。根据原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各类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中,民营银行更以36.3%的增速位居各类银行第一。此外,民营银行2017年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不良贷款率0.53%,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1.22个百分点。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犹存、商业银行普遍面临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不良率连续攀高的境况下,金融机构面临较大经营压力,新成立的民营银行自然要面临更多考验,差异化发展仍应得到强化。董希淼表示,加上全球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兴起,整个银行业面临挑战,民营银行也不例外。而且民营银行成立不久,客户基础、业务规模、发展实力都还在持续推进中,所以民营银行挑战也会更大。应进一步发挥机制灵活特点,找到差异化发展的定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同样认为,民营银行应当确立科学发展方向,明确差异化发展战略,发挥比较优势,坚持特色经营,与现有商业银行实现互补发展,错位竞争。他表示,在经济金融和行业环境快速变革的时代,民营银行应保持定力,一方面要坚持对金融科技前沿技术的投入,以保持互联网渠道经营模式的持续领先;另一方面则要专注特色领域的发展,以优势业务为基点构筑合作生态圈,方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编辑:
数字报

已有约三成民营银行高管调整 水土不服还是大势所趋?

人民网  作者:程维妙 宋亦桐  2018-06-28

一边是民营银行筹备降温,另一边是高管们的频频“闪离”,都让民营银行的发展模式和前景再受关注。日前,重庆富民银行和福建华通银行相继宣布换帅,加上此前微众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等,目前17家民营银行中已有约三成银行有过高管调整。业内人士认为,民营银行体制和运作模式还不够成熟,也面临物理网点受限等问题,未来还应加强差异化发展,不过高管离职也是当前金融业态愈加丰富趋势下的一个正常现象。

约三成换帅

日前,又一家民营银行完成“换帅”。6月19日,福建华通银行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经华通银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获福建银监局核准任职资格,聘任李超为华通银行行长。李超此前曾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就在6月13日,还有一家民营银行“新帅”确定。据重庆银监局官网发布的《重庆银监局关于孙中东任职资格的批复》显示,经重庆银监局审核,孙中东具备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现核准其拟任重庆富民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已经开业的17家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今年5月初,记者从吉林亿联银行方面获悉,该行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离职,原哈尔滨银行行长张其广将接任。更早前,微众银行、北京中关村银行等多家民营银行的一把手也曾有过变动。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民营银行的“掌门人”级别人事变动,发生时间都仅在该行开业不久之后。例如福建华通银行于2017年1月开业,重庆富民银行于2016年8月开业,至今均不满两年;吉林亿联银行更为年轻,按开业时间算,到今年5月才刚“满岁”;北京中关村银行于2017年7月开业,该行原行长王萌在开业刚过3个月后便因个人原因辞职。而最先引发业界广泛关注的民营银行高管“闪离”,要属微众银行原行长曹彤不满一年便离任。2015年9月,成立不到一年的微众银行对外确认,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确认离职。

由于民营银行初期曾吸引不少传统金融机构高管到任,如今他们的“出走”,也被业内视为从侧面透露出一个信息,即民营银行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前路崎岖,并非传统金融人实现梦想的好地方。

水土不服还是大势所趋

民营银行确实面临不少掣肘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民营银行是新生事物,体制和运作模式都是新的,“一行一店”的经营模式导致物理网点受限,吸储成为难题,很多业务没有办法顺利开发,监管也特别严格,加上内部磨合仍需过程,对于管理层来说压力较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民营银行高管流动偏大,与银行刚刚成立不够成熟、经营团队和董事会不够协调有一定关系。他还提到,因为民营银行股东都是民营企业,对发展速度、业绩回报等追求相对更直接和明确,在观念理念上和经营团队存在一定冲突,可能也是高管离职的原因。

不过,董希淼也指出,其他商业银行人员流动也在增多,金融业人员流动整体有进一步加大的趋势,但目前来看还在正常范围。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也认为,金融业本身在不断发展,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拓展,随着新的金融业态越来越多,新的机构也越来越多,老的机构不断发生变化,人员在不同机构间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属于正常现象。

受访者同时提到,办民营银行,股东要有战略投资的意识,很多时候“欲速则不达”。董希淼表示,股东对民营银行发展初期要有足够耐心,因为银行发展与经济周期有关,特别是当前经济下行周期,发展速度不在快车道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股东要予以理解。且一开始要搭建起完善的公司治理,特别是风险管理体系,奠定未来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如果一开始把入股民营银行作为财务投资,在三五年内对盈利提出很高要求,这样就偏离了民营银行健康发展所必须的一些条件。监管部门也应该严格民营银行股东的条件,把将民营银行作为提款机的股东排除在外。”董希淼说道。

事实上,原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此前就曾指出,有的民营银行股东短期入股后即出售银行股权,有的股东在银行获批后立即转让股权,改变民营企业属性,有的股东面临司法纠纷,存在强制拍卖执行银行股权的隐患。2017年3月,郭树清在履新原银监会主席的发布会上强调,民营银行绝不能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未差异化是根本

从民营银行经营层面来看,公司定位、业务模式、内部管理框架等也至关重要。在17家民营银行中,业务定位主要聚焦于小微企业、消费贷款、“三农”等普惠金融领域。明确打出“互联网银行”招牌的共有8家,分别是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中关村银行、华通银行、众邦银行,其中6家银行的大股东为互联网企业。

这是一个优势。业内人士认为,多数民营银行股东是互联网企业,在如今“场景为王”的时代,可以获得上下游信息优势,有助于深耕客户的多元化金融需求。

借助这一优势,民营银行整体也取得了不错成绩。根据原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各类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中,民营银行更以36.3%的增速位居各类银行第一。此外,民营银行2017年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不良贷款率0.53%,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1.22个百分点。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犹存、商业银行普遍面临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不良率连续攀高的境况下,金融机构面临较大经营压力,新成立的民营银行自然要面临更多考验,差异化发展仍应得到强化。董希淼表示,加上全球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兴起,整个银行业面临挑战,民营银行也不例外。而且民营银行成立不久,客户基础、业务规模、发展实力都还在持续推进中,所以民营银行挑战也会更大。应进一步发挥机制灵活特点,找到差异化发展的定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同样认为,民营银行应当确立科学发展方向,明确差异化发展战略,发挥比较优势,坚持特色经营,与现有商业银行实现互补发展,错位竞争。他表示,在经济金融和行业环境快速变革的时代,民营银行应保持定力,一方面要坚持对金融科技前沿技术的投入,以保持互联网渠道经营模式的持续领先;另一方面则要专注特色领域的发展,以优势业务为基点构筑合作生态圈,方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