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与B站耕耘十年南辕北辙 二次元产业应该怎么玩?

来源:金羊网 作者:莫谨榕 发表时间:2018-06-08 22:26

羊城晚报记者 莫谨榕

在经历了经营不善、网站停摆、欠薪负债、融资困难等一系列困境后,被称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cfun(下称“A站”)终于迎来了它的救命稻草——快手。6月5日,快手宣布对广州弹幕网络科技公司(A站)完成全资收购。在A站屡屡挣扎在“生死线”的时候,另一家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下称“B站”)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并在不久前交出了较为亮眼的一季度财报。同是“二次元”网站,A、B站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命运,为何抢占先机的A站没能在竞争中成功突围?B站崛起的契机又是什么?

中文在线“保本”退出

在快手宣布收购A站的同日,A站原股东之一中文在线也公告退出。中文在线表示,公司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全部A站权益出售给快手,作价1.4亿元。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拟以2.5亿现金认购A站13.51%的股份,成为A站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奥飞娱乐董事长蔡冬青。对于收购A站,中文在线显然对二次元产业寄予厚望,当时,中文在线一口气宣布投资两个二次元门户网站AcFun和晨之科(GuluGulu)。

如今一年半过去了,中文在线没有达到预期。中文在线公告显示,A站未能满足(增资协议)相关要求,因此公司未完全支付预订全部的投资款,亦未进行工商变更。目前,中文在线仅向A站支付了投资预付款1.385亿元。据此估算,中文在线向快手转让A站股份约7.48%。

以上述数据计算,A站此次被快手收购整体估值约为18亿元,与2016年11月时相比,A站估值并没有明显增加,中文在线此时出售A站基本只做到了保本。

就在今年初,A站相继爆出经营不善、网站停摆、欠薪负债、融资困难等一系列问题。今年2月,A站因为拖欠云服务商费用,开始了连续11天网站无法访问状态,同时有多位A站员工网上爆料被拖欠薪水。在这笔并购前,曾有传言具有阿里背景的云锋基金和上海全土豆文化传播公司计划收购A站,据媒体报道称,当时A站的整体估值在10亿元左右,后因为估值较低等问题谈判未能进行下去,随后,又有消息指今日头条有意接手A站。

不断内耗的A站

造成A站困境最直接的原因是不断亏损的业绩。根据中文在线此前的融资公告显示,2015年、2016年A站经营收入分别为363.76万元、71.37万元,净利润分别亏损1.13亿元和1.46亿元,下滑趋势明显。资产总额约为3626万元的A站,总负债高达1.48亿元。

更深层次的原因,或是A站乏善可陈的经营和不断内耗。过去八年间,A站几度被易手,管理层也经历多番变动,难以保持较为稳定的发展环境。2010年,A站成立三年后第一次易主,创始人将其以400万元出售给现斗鱼CEO陈少杰。2014年,A站被转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同年奥飞娱乐入股A站。2015年,A站又被优酷土豆投资,CEO变成孙旻。2016年,软银中国投资A站,孙旻升任总裁,A站管理层再度大幅更替。直到2016年7月份,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李斌成为董事长,A站的管理团队才逐渐稳定下来。

管理层大幅动荡的八年,也是二次元产业黄金发展的十年。在这过程中,A站错失了一系列机会。由于对提高用户体验的懈怠和对精品内容的深耕不足,A站用户流失严重。有数据显示,2017年1月,A站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峰值为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到了2017年10月,A站的DAU仅为73万,B站的日均活跃用户约为1869万,是前者的26倍。

因为缺乏足够资金购买版权,A站内容吸引力也在不断下降,甚至出现一个二次元网站没有足够动漫可看的尴尬情形。2014年,优酷起诉A站侵权,造成原技术团队和编辑团队大批离职。2017年6月份,A站又因为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并要求全面整改。

抢占“Z世代”市场

与A站相比,后起之秀B站抓住了机遇。B站创立于2009年,最初的主要用户为动画创作者和一些“骨灰级别”的动漫爱好者,目前已经发展为包含视频、游戏、直播、社区等服务的综合性内容平台。今年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发行首日收盘价报11.24美元。

从业绩和用户数上看,B站比A站要好得多。今年一季度,B站实现总收入为8.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净亏损为5780万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6740万元人民币,净亏损也在缩窄。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月活跃用户7180万,是2016年第一季度的2.5倍。

作为一家视频弹幕网站,B站的收入主要是游戏贡献的。2017年,游戏占总收入的83.4%,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起步较晚,分别占比7.1%和6.5%。不过,今年一季度,B站加大了对直播和广告的投入,收入结构进一步均衡,游戏占比下降至8成以下,而直播和广告收入占比增速分别达到151.0%和143.9%。

在业内人士看来,B站近年来业绩增速向好,主要原因是公司不断发力高变现能力的游戏业务和高用户粘性的视频业务。与其他多媒体平台不同,B站81.7%的用户是出生于1990-2009年之间的年轻人,这些人被称之为“Z世代”,他们的特点是用户粘性高,对以二次元文化为基调的社区归属感强,互动行为多且丰富,而且付费意愿也比较强。

当然,“Z世代”用户群体并非B站所特有,让B站业绩逐步走好的,是基于这样庞大的“Z世代”用户群体而形成的生态。中信建投行业分析师武超则分析,B站以Up主(视频上传者)创作的 PUGV(专业用户生成视频)内容为核心,形成了“创作者-内容-用户” 的生态,一方面加强对创作者的创作激励和服务,另一方面,持续维护和增强平台社交氛围,生态自循环模式下生长爆发力突出。

今年一季度,B站视频浏览量中89%来自PUGV内容,季度活跃创作者人数、视频创作量分别同比增长96%和154%。除内容外,高质量弹幕是吸引用户留存的另一核心竞争力,通过设置百题正式会员准入门槛,B站筛选出高质量社区用户参与互动,优化社区氛围。

从小众走向主流

尽管A、B站经历了不一样的发展路径,但一个不可忽视的趋势是,“二次元”文化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3.4亿,核心二次元用户9100万,腾讯、阿里、网易、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争相布局二次元产业。

一位投资二次元项目的文化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二次元文化正在从小众走向主流,甚至会成为未来文化产业的主要“战场”之一。“我们分析过二次元人群,他们以00后、90后为主,忠诚度很高,相对于他们的父母,他们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和要求都有所提高,也更愿意为动漫、漫画、游戏、轻小说及周边等文化产品付费,这也是我们投资二次元项目原因之一。”

“以前,我们主流观念认为二次元是亚文化,比较小众,但随着00后、90后的成长和消费能力的增强,渐渐成为社会的消费主体,他们所喜欢的二次元也会慢慢变成主流之一。”上述负责人表示,尽管很多企业负责人和投资人是70后、80后,不一定完全了解二次元文化,但应该去接纳这种文化,它将成为未来文化产业很重要的市场。

不过,相比美国、日本等国家,我国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仍处在发展初期,新入局公司众多,各公司在探索中处于同一起跑线,市场格局尚未完全定型,仍有广阔的成长空间。国金证券研究报告分析,中国的“二次元经济”还处于发展初期,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出优秀的“硬核内容”,建立稳固的基本盘,然后向“泛二次元”乃至三次元受众扩张。同时,在日本、美国,动漫和游戏都是“全年龄向”的娱乐形式,成年人的消费能力是“二次元经济”发展壮大的基础,能否尽快实现动漫产业的“全年龄化”,也是我国二次元经济最大的挑战。

编辑:
数字报

A站与B站耕耘十年南辕北辙 二次元产业应该怎么玩?

金羊网  作者:莫谨榕  2018-06-08

羊城晚报记者 莫谨榕

在经历了经营不善、网站停摆、欠薪负债、融资困难等一系列困境后,被称为中国内地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cfun(下称“A站”)终于迎来了它的救命稻草——快手。6月5日,快手宣布对广州弹幕网络科技公司(A站)完成全资收购。在A站屡屡挣扎在“生死线”的时候,另一家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下称“B站”)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并在不久前交出了较为亮眼的一季度财报。同是“二次元”网站,A、B站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命运,为何抢占先机的A站没能在竞争中成功突围?B站崛起的契机又是什么?

中文在线“保本”退出

在快手宣布收购A站的同日,A站原股东之一中文在线也公告退出。中文在线表示,公司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全部A站权益出售给快手,作价1.4亿元。

2016年11月,中文在线拟以2.5亿现金认购A站13.51%的股份,成为A站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奥飞娱乐董事长蔡冬青。对于收购A站,中文在线显然对二次元产业寄予厚望,当时,中文在线一口气宣布投资两个二次元门户网站AcFun和晨之科(GuluGulu)。

如今一年半过去了,中文在线没有达到预期。中文在线公告显示,A站未能满足(增资协议)相关要求,因此公司未完全支付预订全部的投资款,亦未进行工商变更。目前,中文在线仅向A站支付了投资预付款1.385亿元。据此估算,中文在线向快手转让A站股份约7.48%。

以上述数据计算,A站此次被快手收购整体估值约为18亿元,与2016年11月时相比,A站估值并没有明显增加,中文在线此时出售A站基本只做到了保本。

就在今年初,A站相继爆出经营不善、网站停摆、欠薪负债、融资困难等一系列问题。今年2月,A站因为拖欠云服务商费用,开始了连续11天网站无法访问状态,同时有多位A站员工网上爆料被拖欠薪水。在这笔并购前,曾有传言具有阿里背景的云锋基金和上海全土豆文化传播公司计划收购A站,据媒体报道称,当时A站的整体估值在10亿元左右,后因为估值较低等问题谈判未能进行下去,随后,又有消息指今日头条有意接手A站。

不断内耗的A站

造成A站困境最直接的原因是不断亏损的业绩。根据中文在线此前的融资公告显示,2015年、2016年A站经营收入分别为363.76万元、71.37万元,净利润分别亏损1.13亿元和1.46亿元,下滑趋势明显。资产总额约为3626万元的A站,总负债高达1.48亿元。

更深层次的原因,或是A站乏善可陈的经营和不断内耗。过去八年间,A站几度被易手,管理层也经历多番变动,难以保持较为稳定的发展环境。2010年,A站成立三年后第一次易主,创始人将其以400万元出售给现斗鱼CEO陈少杰。2014年,A站被转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同年奥飞娱乐入股A站。2015年,A站又被优酷土豆投资,CEO变成孙旻。2016年,软银中国投资A站,孙旻升任总裁,A站管理层再度大幅更替。直到2016年7月份,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兼首席战略官李斌成为董事长,A站的管理团队才逐渐稳定下来。

管理层大幅动荡的八年,也是二次元产业黄金发展的十年。在这过程中,A站错失了一系列机会。由于对提高用户体验的懈怠和对精品内容的深耕不足,A站用户流失严重。有数据显示,2017年1月,A站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峰值为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到了2017年10月,A站的DAU仅为73万,B站的日均活跃用户约为1869万,是前者的26倍。

因为缺乏足够资金购买版权,A站内容吸引力也在不断下降,甚至出现一个二次元网站没有足够动漫可看的尴尬情形。2014年,优酷起诉A站侵权,造成原技术团队和编辑团队大批离职。2017年6月份,A站又因为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并要求全面整改。

抢占“Z世代”市场

与A站相比,后起之秀B站抓住了机遇。B站创立于2009年,最初的主要用户为动画创作者和一些“骨灰级别”的动漫爱好者,目前已经发展为包含视频、游戏、直播、社区等服务的综合性内容平台。今年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发行首日收盘价报11.24美元。

从业绩和用户数上看,B站比A站要好得多。今年一季度,B站实现总收入为8.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5%,净亏损为5780万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6740万元人民币,净亏损也在缩窄。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月活跃用户7180万,是2016年第一季度的2.5倍。

作为一家视频弹幕网站,B站的收入主要是游戏贡献的。2017年,游戏占总收入的83.4%,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起步较晚,分别占比7.1%和6.5%。不过,今年一季度,B站加大了对直播和广告的投入,收入结构进一步均衡,游戏占比下降至8成以下,而直播和广告收入占比增速分别达到151.0%和143.9%。

在业内人士看来,B站近年来业绩增速向好,主要原因是公司不断发力高变现能力的游戏业务和高用户粘性的视频业务。与其他多媒体平台不同,B站81.7%的用户是出生于1990-2009年之间的年轻人,这些人被称之为“Z世代”,他们的特点是用户粘性高,对以二次元文化为基调的社区归属感强,互动行为多且丰富,而且付费意愿也比较强。

当然,“Z世代”用户群体并非B站所特有,让B站业绩逐步走好的,是基于这样庞大的“Z世代”用户群体而形成的生态。中信建投行业分析师武超则分析,B站以Up主(视频上传者)创作的 PUGV(专业用户生成视频)内容为核心,形成了“创作者-内容-用户” 的生态,一方面加强对创作者的创作激励和服务,另一方面,持续维护和增强平台社交氛围,生态自循环模式下生长爆发力突出。

今年一季度,B站视频浏览量中89%来自PUGV内容,季度活跃创作者人数、视频创作量分别同比增长96%和154%。除内容外,高质量弹幕是吸引用户留存的另一核心竞争力,通过设置百题正式会员准入门槛,B站筛选出高质量社区用户参与互动,优化社区氛围。

从小众走向主流

尽管A、B站经历了不一样的发展路径,但一个不可忽视的趋势是,“二次元”文化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3.4亿,核心二次元用户9100万,腾讯、阿里、网易、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争相布局二次元产业。

一位投资二次元项目的文化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二次元文化正在从小众走向主流,甚至会成为未来文化产业的主要“战场”之一。“我们分析过二次元人群,他们以00后、90后为主,忠诚度很高,相对于他们的父母,他们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和要求都有所提高,也更愿意为动漫、漫画、游戏、轻小说及周边等文化产品付费,这也是我们投资二次元项目原因之一。”

“以前,我们主流观念认为二次元是亚文化,比较小众,但随着00后、90后的成长和消费能力的增强,渐渐成为社会的消费主体,他们所喜欢的二次元也会慢慢变成主流之一。”上述负责人表示,尽管很多企业负责人和投资人是70后、80后,不一定完全了解二次元文化,但应该去接纳这种文化,它将成为未来文化产业很重要的市场。

不过,相比美国、日本等国家,我国二次元产业的发展仍处在发展初期,新入局公司众多,各公司在探索中处于同一起跑线,市场格局尚未完全定型,仍有广阔的成长空间。国金证券研究报告分析,中国的“二次元经济”还处于发展初期,现在最重要的是做出优秀的“硬核内容”,建立稳固的基本盘,然后向“泛二次元”乃至三次元受众扩张。同时,在日本、美国,动漫和游戏都是“全年龄向”的娱乐形式,成年人的消费能力是“二次元经济”发展壮大的基础,能否尽快实现动漫产业的“全年龄化”,也是我国二次元经济最大的挑战。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