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重组专业户”又爆狗血剧情 

来源:金羊网 作者:吴海飞 发表时间:2018-04-13 20:09

羊城晚报记者 吴海飞

两个月前还是甜蜜的收购盟友,一夜之间变成相互指责的两方!4月12日,汇源通信公告,其股权要约收购方之一的安徽鸿旭称,由于近期一直无法直接联系上另一要约方上海乐铮,要约收购上市公司15.51%股权事宜考虑终止。此前一天,上海乐铮则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本次要约收购。

回顾汇源通信过往,这样的狗血剧情早不是第一次爆出,过去8年多时间里汇源通信一直在保壳、控制权变更和谋划重组过程中度过,却没有一次重组成功。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只有可怜的81万元,继续靠着非经常性损益挣扎在亏损和保壳的边缘。

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反目“互掐”

根据汇源通信公告,公司要约收购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发来声明称,至今未获悉上海乐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愿作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的主要目的,且3月8日后与上海乐铮的主要负责人蒯乐失去联系。为此,安徽鸿旭决定暂时搁浅双方的合作关系,并考虑终止本次要约收购。

对此,上海乐铮则指责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要约收购。若安徽鸿旭决定不再推进要约收购,上海乐铮将无法独立完成要约收购事宜。在财务顾问的选择上,双方亦存在分歧。上海乐铮选择了国泰君安证券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财务顾问,但安徽鸿旭出于多种因素的考量,多次向上海乐铮表达更换国泰君安证券,却遭到后者拒绝。

这意味着,汇源通信此次可能的实控人易主大概率又要流产了。

上海乐铮开始买入汇源通信的具体时间不得而知,但直到去年7月,其对后者完成举牌,并在此后继续增持,至去年三季度末达到目前持股比例6.63%。今年1月26日,上海乐铮实控人蒯乐与并未持股汇源通信的安徽鸿旭实控人张兢曾在会谈时首次提出一致行动人要约收购汇源通信的初步想法。1月28日和2月4日,两家公司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同意结成一致行动人。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乐铮联手安徽鸿旭拟一开始就显现出异常,其是在汇源通信现任控股股东蕙富骐骥出现“内讧”的背景下实施的。上海乐铮曾在去年6月与汇源通信等决定合作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基金总规模高达40亿元。但在汇源通信宣布惠富骐骥更换执行事务合伙人,实际控制人将由广州基金旗下汇垠澳丰易主北京鸿晓消息后,上海乐铮马上“化友为敌”,拟夺取控制权来主导上市公司运作。

控制权屡易主重组八年未果

对熟悉汇源通信的投资者来说,这样的“狗血剧情”早已司空见惯。

汇源通信前身为1995年12月20日上市的川长江A,最早主营传统外贸业务。2002年4月5日,控股股东长江集团与汇源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汇源集团。2009年5月8日,汇源集团又与明君集团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明君集团,后者承诺推动汇源集团资产重组。

明君集团入主后承诺在12个月内通过资产置换方式剥离汇源通信不良资产,将旗下优质资产注入,但承诺却遭背弃。拖到2012年12月19日,明君集团再度承诺在24个月内,完成相关资产的规范、优化和整合,适时重启资产重组工作。但因监管政策对重大资产重组涉及标的提出了更高要求,明君集团第二次食言。

看到重组无望,两次未兑现承诺的明君集团干脆选择撂挑子。2015年2月2日,汇源通信公布借壳方案,拟通过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等一系列交易,实现峰业科环借壳上市。实际控制人将由徐明君变为许德富、于万琴及许峰一家,但峰业科环实控人许德富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监视居住,卖壳计划也就随之流产。

过了大半年,时间来到2015年12月7日,明君集团找到了广州基金旗下的广州蕙富骐骥,与后者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2015年12月24日股份交割完毕,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蕙富骐骥。蕙富骐骥接盘后马不停蹄展开重组,2015年12月27日汇源通信公告,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深圳通宝莱100%股权、广东迅通科技100%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方案在深交所问询下三易其稿,最终因为未获股东大会通过而流产。

进入不到两年,广州基金也干不下去了,旗下汇垠澳丰与北京鸿晓签订《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北京鸿晓接替汇垠澳丰成为蕙富骐骥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蕙富骐骥持有的4000万股上市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20.68%,为第一大股东。但这份转让协议遭到蕙富骐骥普通合伙人的劣后金主珠海泓沛的强烈反对,最终转让久拖未决至今。

随着2017年7月上海乐铮的举牌并谋求控制权,故事于是又翻篇,有了文章开头的“狗血剧情”。

编辑:
数字报

这家“重组专业户”又爆狗血剧情 

金羊网2018-04-13 20:09:02

羊城晚报记者 吴海飞

两个月前还是甜蜜的收购盟友,一夜之间变成相互指责的两方!4月12日,汇源通信公告,其股权要约收购方之一的安徽鸿旭称,由于近期一直无法直接联系上另一要约方上海乐铮,要约收购上市公司15.51%股权事宜考虑终止。此前一天,上海乐铮则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本次要约收购。

回顾汇源通信过往,这样的狗血剧情早不是第一次爆出,过去8年多时间里汇源通信一直在保壳、控制权变更和谋划重组过程中度过,却没有一次重组成功。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只有可怜的81万元,继续靠着非经常性损益挣扎在亏损和保壳的边缘。

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反目“互掐”

根据汇源通信公告,公司要约收购方之一的安徽鸿旭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发来声明称,至今未获悉上海乐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愿作为安徽鸿旭要约收购一致行动人的主要目的,且3月8日后与上海乐铮的主要负责人蒯乐失去联系。为此,安徽鸿旭决定暂时搁浅双方的合作关系,并考虑终止本次要约收购。

对此,上海乐铮则指责称,安徽鸿旭刻意回避沟通,消极应对要约收购。若安徽鸿旭决定不再推进要约收购,上海乐铮将无法独立完成要约收购事宜。在财务顾问的选择上,双方亦存在分歧。上海乐铮选择了国泰君安证券作为本次要约收购的财务顾问,但安徽鸿旭出于多种因素的考量,多次向上海乐铮表达更换国泰君安证券,却遭到后者拒绝。

这意味着,汇源通信此次可能的实控人易主大概率又要流产了。

上海乐铮开始买入汇源通信的具体时间不得而知,但直到去年7月,其对后者完成举牌,并在此后继续增持,至去年三季度末达到目前持股比例6.63%。今年1月26日,上海乐铮实控人蒯乐与并未持股汇源通信的安徽鸿旭实控人张兢曾在会谈时首次提出一致行动人要约收购汇源通信的初步想法。1月28日和2月4日,两家公司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同意结成一致行动人。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乐铮联手安徽鸿旭拟一开始就显现出异常,其是在汇源通信现任控股股东蕙富骐骥出现“内讧”的背景下实施的。上海乐铮曾在去年6月与汇源通信等决定合作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基金总规模高达40亿元。但在汇源通信宣布惠富骐骥更换执行事务合伙人,实际控制人将由广州基金旗下汇垠澳丰易主北京鸿晓消息后,上海乐铮马上“化友为敌”,拟夺取控制权来主导上市公司运作。

控制权屡易主重组八年未果

对熟悉汇源通信的投资者来说,这样的“狗血剧情”早已司空见惯。

汇源通信前身为1995年12月20日上市的川长江A,最早主营传统外贸业务。2002年4月5日,控股股东长江集团与汇源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汇源集团。2009年5月8日,汇源集团又与明君集团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明君集团,后者承诺推动汇源集团资产重组。

明君集团入主后承诺在12个月内通过资产置换方式剥离汇源通信不良资产,将旗下优质资产注入,但承诺却遭背弃。拖到2012年12月19日,明君集团再度承诺在24个月内,完成相关资产的规范、优化和整合,适时重启资产重组工作。但因监管政策对重大资产重组涉及标的提出了更高要求,明君集团第二次食言。

看到重组无望,两次未兑现承诺的明君集团干脆选择撂挑子。2015年2月2日,汇源通信公布借壳方案,拟通过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等一系列交易,实现峰业科环借壳上市。实际控制人将由徐明君变为许德富、于万琴及许峰一家,但峰业科环实控人许德富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监视居住,卖壳计划也就随之流产。

过了大半年,时间来到2015年12月7日,明君集团找到了广州基金旗下的广州蕙富骐骥,与后者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2015年12月24日股份交割完毕,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蕙富骐骥。蕙富骐骥接盘后马不停蹄展开重组,2015年12月27日汇源通信公告,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与支付现金方式收购深圳通宝莱100%股权、广东迅通科技100%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方案在深交所问询下三易其稿,最终因为未获股东大会通过而流产。

进入不到两年,广州基金也干不下去了,旗下汇垠澳丰与北京鸿晓签订《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北京鸿晓接替汇垠澳丰成为蕙富骐骥执行事务合伙人,间接控制蕙富骐骥持有的4000万股上市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20.68%,为第一大股东。但这份转让协议遭到蕙富骐骥普通合伙人的劣后金主珠海泓沛的强烈反对,最终转让久拖未决至今。

随着2017年7月上海乐铮的举牌并谋求控制权,故事于是又翻篇,有了文章开头的“狗血剧情”。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