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平台低价“甩卖” 小心背后有“雷”

来源:人民网 作者:黄希 发表时间:2018-04-02 16:52

“出售仍在运营中的中小型P2P平台,已对接存管银行,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有意向者私聊。”近期,《国际金融报》记者频繁在互联网金融群里看到P2P平台“求卖身”的信息。

记者采访了解到,随着备案临近,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平台加入了“大甩卖”行列,交易价格大多为平台待收余额的2至3折。

但一桩买卖的成交并不省心,甚至成交之后可能还有一堆“后遗症”。最近,爱多银的接盘者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因交易前没有对原股东背景尽调清楚,而惹来一身麻烦。

3月26日,一位投资者李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爆料称,杭州一家叫“爱多银”的P2P平台(运营方为杭州艾慕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已爆雷的易人金服可能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杭州艾慕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艾慕杰信息”)不久前才刚经历“易手”。交易不足半年,接手方就遇到这样的“尴尬”,后续麻烦是否会继续发酵还难下定论。

一位曾多次参与促成平台买卖的掮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爱多银因尽调不完善而被第三方投资者质疑信誉,就这样“躺枪”,对想要接手P2P平台的公司而言也是一个经验教训。

爱多银“遇尴尬”

据记者了解,易人金服的“爆雷”时点大致在去年9月。

“9月20日,易人金服还在正常发布融资标的。而在4天后,易人金服方面就开始只回款部分标的。”上述投资者李先生称,自己也在这一平台做投资,至今未收到回款。

《国际金融报》搜寻易人金服的官网发现,该官网目前已无法打开。

为何爆料者直指杭州爱多银与易人金服疑似有关系?

李先生告诉记者,爱多银曾和易人金服“共享”过同一个“母公司”。

根据天眼查信息,2017年10月18日,爱多银运营方艾慕杰信息的法人股东由宁波市锦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锦恒投资”)变更为蔡凤华。

李先生称,锦恒投资的法人刘娜和易人金服存在着关联。

根据天眼查信息,刘娜在一家名为上海了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企业中担任高管。而上海了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参股的杭州哲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易人金服运营公司福建银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了爱多银方面。爱多银负责人对记者多次强调,他们和易人金服方面并无任何关系,他们只是从锦恒投资方面接手了艾慕杰信息,爱多银平台是他们自己开发的。

但当记者询问该负责人是否清楚彼时锦恒投资和易人金服存在的复杂关系时,他表示,“我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我不清楚我的合作公司是否清楚这个情况。”

“当时我们买到艾慕杰信息时,公司从法律和工商信息来看并无任何问题。”该负责人谈到。

那么,当时他们在购买艾慕杰信息时,是否有对股东背景进行尽调呢?

上述负责人指出,对他们而言,只要购买的公司本身没有法律、债务风险和工商问题就好,至于股东背景等问题,他们不会过多调查。

但现在已有投资人对艾慕杰信息曾和易人金服“共享”过同一“母公司”提出疑问,这会对爱多银运营产生影响吗?

“我不知道,可能有影响也可能没影响。”上述负责人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买卖前做好尽调

实际上,随着网贷整改的持续推进,不少中小型网贷平台都选择“卖壳”退出。

《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有意向购买平台的买方身份向一位出售平台中介方了解到,目前市场的行情价都是按待收余额的2至3折收购,也就是说,10亿元待收余额的平台大概可以卖2亿至3亿元。

但据记者了解,像爱多银负责人这样连股东背景尽调都不做的买方在市场中也算少数。

上海某中型网贷平台高管刘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谈到,“我认识几个已经多次操作过平台买卖的人,一笔买卖能顺利谈完的基本没有。有的时候卖方和买方在互相尽调后默契分手,有的情况是双方在几轮谈判后发现条件确实不能匹配后不了了之,有的平台卖出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牵扯出不少运营问题。”

刘涛认为,现在处于备案前的关键时期,所以平台买卖的情况非常频繁,但是由此而带来的问题也不少,“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

“从尽调上说,正规平台的出售方也会对购买方有资质考量,除了出售价格,也会考虑购买方的背景。”刘涛称,而从购买方角度考虑,需要考量的东西更多,四大要点要记牢:其一,需要确定购买平台是连着平台公司和债权一起购买还是仅购买平台公司;其二,需要考虑平台包括平台运营方是否有法律风险和违规操作的前科;其三,对于平台目前体量的计算也很重要,包括了现有待收余额、用户留存率、用户体量等多维度数据;此外,平台真实的运营情况,这是很隐蔽但非常重要的一点。比如,之前很多平台运营方会“养平台”,前期靠着羊毛党冲量做起了规模,但是后期在维护用户方面是否存在问题,待收余额是否存在风险,可能存在关联运营的平台是否存在运营风险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上述掮客也对记者再三强调,“尽调非常重要,不管是对买方还是对卖方。”

“尽调背景要尽可能完善。除了根据工商信息、法律风险等可获取的公开资料之外,也需要更多地从运营数据和业内情况等方面了解。”这位掮客举例称,被类似前股东参股的公司出现“爆雷”、员工揭露过内部风控问题或者管理混乱等负面消息包围的平台,买家必须再三考量是否要继续购买。

不过,刘涛也坦言,对于平台购买方来说,这些尽调在没有实际数据支撑或者知情人士告知的情况下很难全面掌握,所以也加大了平台交易的风险。

编辑:
数字报

网贷平台低价“甩卖” 小心背后有“雷”

人民网  作者:黄希  2018-04-02

“出售仍在运营中的中小型P2P平台,已对接存管银行,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有意向者私聊。”近期,《国际金融报》记者频繁在互联网金融群里看到P2P平台“求卖身”的信息。

记者采访了解到,随着备案临近,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平台加入了“大甩卖”行列,交易价格大多为平台待收余额的2至3折。

但一桩买卖的成交并不省心,甚至成交之后可能还有一堆“后遗症”。最近,爱多银的接盘者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因交易前没有对原股东背景尽调清楚,而惹来一身麻烦。

3月26日,一位投资者李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爆料称,杭州一家叫“爱多银”的P2P平台(运营方为杭州艾慕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已爆雷的易人金服可能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杭州艾慕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艾慕杰信息”)不久前才刚经历“易手”。交易不足半年,接手方就遇到这样的“尴尬”,后续麻烦是否会继续发酵还难下定论。

一位曾多次参与促成平台买卖的掮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爱多银因尽调不完善而被第三方投资者质疑信誉,就这样“躺枪”,对想要接手P2P平台的公司而言也是一个经验教训。

爱多银“遇尴尬”

据记者了解,易人金服的“爆雷”时点大致在去年9月。

“9月20日,易人金服还在正常发布融资标的。而在4天后,易人金服方面就开始只回款部分标的。”上述投资者李先生称,自己也在这一平台做投资,至今未收到回款。

《国际金融报》搜寻易人金服的官网发现,该官网目前已无法打开。

为何爆料者直指杭州爱多银与易人金服疑似有关系?

李先生告诉记者,爱多银曾和易人金服“共享”过同一个“母公司”。

根据天眼查信息,2017年10月18日,爱多银运营方艾慕杰信息的法人股东由宁波市锦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锦恒投资”)变更为蔡凤华。

李先生称,锦恒投资的法人刘娜和易人金服存在着关联。

根据天眼查信息,刘娜在一家名为上海了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企业中担任高管。而上海了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参股的杭州哲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易人金服运营公司福建银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了爱多银方面。爱多银负责人对记者多次强调,他们和易人金服方面并无任何关系,他们只是从锦恒投资方面接手了艾慕杰信息,爱多银平台是他们自己开发的。

但当记者询问该负责人是否清楚彼时锦恒投资和易人金服存在的复杂关系时,他表示,“我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我不清楚我的合作公司是否清楚这个情况。”

“当时我们买到艾慕杰信息时,公司从法律和工商信息来看并无任何问题。”该负责人谈到。

那么,当时他们在购买艾慕杰信息时,是否有对股东背景进行尽调呢?

上述负责人指出,对他们而言,只要购买的公司本身没有法律、债务风险和工商问题就好,至于股东背景等问题,他们不会过多调查。

但现在已有投资人对艾慕杰信息曾和易人金服“共享”过同一“母公司”提出疑问,这会对爱多银运营产生影响吗?

“我不知道,可能有影响也可能没影响。”上述负责人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买卖前做好尽调

实际上,随着网贷整改的持续推进,不少中小型网贷平台都选择“卖壳”退出。

《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有意向购买平台的买方身份向一位出售平台中介方了解到,目前市场的行情价都是按待收余额的2至3折收购,也就是说,10亿元待收余额的平台大概可以卖2亿至3亿元。

但据记者了解,像爱多银负责人这样连股东背景尽调都不做的买方在市场中也算少数。

上海某中型网贷平台高管刘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谈到,“我认识几个已经多次操作过平台买卖的人,一笔买卖能顺利谈完的基本没有。有的时候卖方和买方在互相尽调后默契分手,有的情况是双方在几轮谈判后发现条件确实不能匹配后不了了之,有的平台卖出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牵扯出不少运营问题。”

刘涛认为,现在处于备案前的关键时期,所以平台买卖的情况非常频繁,但是由此而带来的问题也不少,“所以一定要慎之又慎”。

“从尽调上说,正规平台的出售方也会对购买方有资质考量,除了出售价格,也会考虑购买方的背景。”刘涛称,而从购买方角度考虑,需要考量的东西更多,四大要点要记牢:其一,需要确定购买平台是连着平台公司和债权一起购买还是仅购买平台公司;其二,需要考虑平台包括平台运营方是否有法律风险和违规操作的前科;其三,对于平台目前体量的计算也很重要,包括了现有待收余额、用户留存率、用户体量等多维度数据;此外,平台真实的运营情况,这是很隐蔽但非常重要的一点。比如,之前很多平台运营方会“养平台”,前期靠着羊毛党冲量做起了规模,但是后期在维护用户方面是否存在问题,待收余额是否存在风险,可能存在关联运营的平台是否存在运营风险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上述掮客也对记者再三强调,“尽调非常重要,不管是对买方还是对卖方。”

“尽调背景要尽可能完善。除了根据工商信息、法律风险等可获取的公开资料之外,也需要更多地从运营数据和业内情况等方面了解。”这位掮客举例称,被类似前股东参股的公司出现“爆雷”、员工揭露过内部风控问题或者管理混乱等负面消息包围的平台,买家必须再三考量是否要继续购买。

不过,刘涛也坦言,对于平台购买方来说,这些尽调在没有实际数据支撑或者知情人士告知的情况下很难全面掌握,所以也加大了平台交易的风险。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