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鸡肋”?国内直销银行谋求破局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2-06 17:37

作为探索金融科技、进行轻资本运作的尝试,直销银行已经成为国内不少银行线上布局的重要版图。日前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直销银行白皮书》显示,我国直销银行数量至今已逾百家。

不过,在规模扩张的同时,受制于政策和自身独立性等因素,不少直销银行的运营情况差强人意,真正的用户活跃度并不高。渐渐沦为银行“鸡肋”的直销银行业务该如何走出困局,随即成为银行业普遍关注的问题,也被视为商业银行拥抱新金融转型的关键。

数量过百 仅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质

直销银行是指几乎不设立实体业务网点,而是通过网上银行、电话银行、ATM、电子邮件、移动终端等远程实现业务中心与终端客户直接进行业务往来的银行。直销银行是互联网金融时代下顺势而生的新型银行运作模式,业务拓展打破了时间、地域、网点等限制。

2013年9月,北京银行首次建立直销银行,宣布与ING集团合作开展直销银行业务,计划以线上和线下融合的方式提供服务。2014年2月,中国民生银行首家推出纯线上的直销银行服务平台,成为我国第一家真正探索实践直销银行新型经营模式的商业银行。

由民生银行牵头,与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共同研究制定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直销银行白皮书》(下称《白皮书》)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我国直销银行数量已达114家。其中,城商行是直销银行的主力军,目前共有69家城商行直销银行上线运营,农商行或农信社直销银行共有30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直销银行合计11家,其他直销银行共4家,目前五大行中仅有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开设有直销银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直销银行除百信银行外均无独立法人资质。大多数直销银行是作为商业银行中的二级部门存在,未实现独立运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当前直销银行的本质没有体现出来。“尽管现在全国有100多家所谓的直销银行,但除了百信银行外,大部分直销银行只能说有一个直销银行APP或直销银行事业部,来提供一些直销银行产品和服务,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银行,可以说直销银行的发展没有体现其本质。”

《白皮书》还称,我国直销银行经历了从规模上迅速扩张到更加注重质量优化,在客户数量、产品服务、资产规模、体制机制等方面得到较大发展,但总体上仍处于初中级阶段,与市场竞争对手互联网企业相比仍有一定距离。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 在中国银行业发展过程中,直销银行所展现的全新形象、经营模式、客户接触方式给传统银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但不可否认的是,较为严格的监管政策、非独立法人的经营模式、与传统银行如出一辙的考核机制以及“同质化”的业务思路,对其发展形成掣肘。不少商业银行直销银行设立后,转化而来的最大客群依然是自身的存量客群,新增客群获得率很低,贡献率不高,沦为商业银行的“鸡肋”业务。

政策红利或激发潜力

《白皮书》指出,监管政策方面,我国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直销银行的监管法律,仍参照统一的银行监管法律和相关的电子银行法律法规对直销银行展开监管。总体上,政策法规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但过强过严的监管措施,又影响了直销银行的市场拓展和业务发展。

不过,近期监管层出台的一些政策和释放的信号为直销银行发展带来了利好。

具体而言,此前央行于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发布的《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服务 加强账户管理的通知》和《关于落实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制度的通知》对银行账户实施分类管理机制,将银行账户分为Ⅰ类、Ⅱ类、Ⅲ类,并对各类账户的功能、支付渠道和支付限额进行了明确。近期央行印发了《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对账户分类管理进一步优化,尤其是放宽了Ⅱ类和Ⅲ类户的开立和使用。《通知》要求,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应于2018年6月底前实现本银行柜面和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直销银行、远程视频柜员机和智能柜员机等电子渠道办理个人Ⅱ、Ⅲ类户开立等业务。届时,用户可根据自身使用习惯,在多种开户渠道中选择便捷渠道开立Ⅱ、Ⅲ类户,有助于直销银行拓宽其资金流引入渠道。

董希淼表示,近期放宽的Ⅱ、Ⅲ类户的开立和使用确实对于直销银行是政策利好,“至少在开户方面有力推动了直销银行的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除账户管理放宽外,监管层在公司治理模式上也有意给予直销银行更大发展空间。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此前在百信银行开业仪式上表示,百信银行作为国内首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要切实做好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工作。“银监会将不断总结试点经验,及时评估试点效果,适时扩大试点范围,探索不同形式的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经营模式。”曹宇称。这也意味着,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有望迎来扩围。

推动直销银行公司制改革将成核心

事实上,多家银行今年以来也都在积极探索直销银行全新的经营模式。

如华夏银行直销银行提出“3+1+N”的思路,即以平台为依托,驱动账户、支付、与产品共享开放、协同发展;江苏银行直销银行添加了社交化新功能,打破传统客户营销模式,以分享金融为核心,鼓励客户自主传播、分享、营销产品;大连银行“牵手”京东金融上线直销银行APP,加速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

作为我国首家直销银行,民生直销银行则率先提出了全方位创新升级,将以“自有渠道+三方输出”的双轮驱动模式辐射影响到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及个人客户,进一步拓展服务的广度及深度,开启“云”时代。

展望我国直销银行未来发展趋势,《白皮书》认为,未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科技的应用首先将从根本上改变直销银行运行模式,并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降低服务成本;其次,平台化发展策略将成为未来直销银行的优先选项;与此同时,直销银行会成为一个银行进行移动金融化转型的介质化工具,渗透到金融服务的各个场景中;此外,伴随百信银行的正式开业,直销银行组织结构独立化将成为趋势。

董希淼表示,部分直销银行业务发展较好的银行,可将相关业务进行分拆,以此为基础申请成立直销银行子公司,这将是我国直销银行子公司的主流模式。为便于新公司组建,初期一般应以全资子公司为宜;发展成熟后,可考虑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并转型为互联网金融跨界平台。

“我认为直销银行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就是要有制度变革,要有制度创新,其核心的一点就要推动直销银行公司制改革,要让直销银行成为真正的银行。”董希淼在谈及直销银行改革方向时指出,一是推动直销银行业务回归本质;二是搭建开放融合的跨行业平台;三是探索创新业务风险隔离制度;四是深化银行公司治理改革。

编辑:
数字报

沦为“鸡肋”?国内直销银行谋求破局

中国经济网2018-02-06 17:37:24

作为探索金融科技、进行轻资本运作的尝试,直销银行已经成为国内不少银行线上布局的重要版图。日前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直销银行白皮书》显示,我国直销银行数量至今已逾百家。

不过,在规模扩张的同时,受制于政策和自身独立性等因素,不少直销银行的运营情况差强人意,真正的用户活跃度并不高。渐渐沦为银行“鸡肋”的直销银行业务该如何走出困局,随即成为银行业普遍关注的问题,也被视为商业银行拥抱新金融转型的关键。

数量过百 仅一家具有独立法人资质

直销银行是指几乎不设立实体业务网点,而是通过网上银行、电话银行、ATM、电子邮件、移动终端等远程实现业务中心与终端客户直接进行业务往来的银行。直销银行是互联网金融时代下顺势而生的新型银行运作模式,业务拓展打破了时间、地域、网点等限制。

2013年9月,北京银行首次建立直销银行,宣布与ING集团合作开展直销银行业务,计划以线上和线下融合的方式提供服务。2014年2月,中国民生银行首家推出纯线上的直销银行服务平台,成为我国第一家真正探索实践直销银行新型经营模式的商业银行。

由民生银行牵头,与中国金融认证中心(CFCA)共同研究制定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直销银行白皮书》(下称《白皮书》)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我国直销银行数量已达114家。其中,城商行是直销银行的主力军,目前共有69家城商行直销银行上线运营,农商行或农信社直销银行共有30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直销银行合计11家,其他直销银行共4家,目前五大行中仅有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开设有直销银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直销银行除百信银行外均无独立法人资质。大多数直销银行是作为商业银行中的二级部门存在,未实现独立运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当前直销银行的本质没有体现出来。“尽管现在全国有100多家所谓的直销银行,但除了百信银行外,大部分直销银行只能说有一个直销银行APP或直销银行事业部,来提供一些直销银行产品和服务,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银行,可以说直销银行的发展没有体现其本质。”

《白皮书》还称,我国直销银行经历了从规模上迅速扩张到更加注重质量优化,在客户数量、产品服务、资产规模、体制机制等方面得到较大发展,但总体上仍处于初中级阶段,与市场竞争对手互联网企业相比仍有一定距离。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 在中国银行业发展过程中,直销银行所展现的全新形象、经营模式、客户接触方式给传统银行业带来了新的生机。但不可否认的是,较为严格的监管政策、非独立法人的经营模式、与传统银行如出一辙的考核机制以及“同质化”的业务思路,对其发展形成掣肘。不少商业银行直销银行设立后,转化而来的最大客群依然是自身的存量客群,新增客群获得率很低,贡献率不高,沦为商业银行的“鸡肋”业务。

政策红利或激发潜力

《白皮书》指出,监管政策方面,我国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直销银行的监管法律,仍参照统一的银行监管法律和相关的电子银行法律法规对直销银行展开监管。总体上,政策法规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但过强过严的监管措施,又影响了直销银行的市场拓展和业务发展。

不过,近期监管层出台的一些政策和释放的信号为直销银行发展带来了利好。

具体而言,此前央行于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发布的《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服务 加强账户管理的通知》和《关于落实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制度的通知》对银行账户实施分类管理机制,将银行账户分为Ⅰ类、Ⅱ类、Ⅲ类,并对各类账户的功能、支付渠道和支付限额进行了明确。近期央行印发了《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对账户分类管理进一步优化,尤其是放宽了Ⅱ类和Ⅲ类户的开立和使用。《通知》要求,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应于2018年6月底前实现本银行柜面和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直销银行、远程视频柜员机和智能柜员机等电子渠道办理个人Ⅱ、Ⅲ类户开立等业务。届时,用户可根据自身使用习惯,在多种开户渠道中选择便捷渠道开立Ⅱ、Ⅲ类户,有助于直销银行拓宽其资金流引入渠道。

董希淼表示,近期放宽的Ⅱ、Ⅲ类户的开立和使用确实对于直销银行是政策利好,“至少在开户方面有力推动了直销银行的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除账户管理放宽外,监管层在公司治理模式上也有意给予直销银行更大发展空间。银监会副主席曹宇此前在百信银行开业仪式上表示,百信银行作为国内首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要切实做好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工作。“银监会将不断总结试点经验,及时评估试点效果,适时扩大试点范围,探索不同形式的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经营模式。”曹宇称。这也意味着,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直销银行子公司试点有望迎来扩围。

推动直销银行公司制改革将成核心

事实上,多家银行今年以来也都在积极探索直销银行全新的经营模式。

如华夏银行直销银行提出“3+1+N”的思路,即以平台为依托,驱动账户、支付、与产品共享开放、协同发展;江苏银行直销银行添加了社交化新功能,打破传统客户营销模式,以分享金融为核心,鼓励客户自主传播、分享、营销产品;大连银行“牵手”京东金融上线直销银行APP,加速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

作为我国首家直销银行,民生直销银行则率先提出了全方位创新升级,将以“自有渠道+三方输出”的双轮驱动模式辐射影响到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及个人客户,进一步拓展服务的广度及深度,开启“云”时代。

展望我国直销银行未来发展趋势,《白皮书》认为,未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科技的应用首先将从根本上改变直销银行运行模式,并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降低服务成本;其次,平台化发展策略将成为未来直销银行的优先选项;与此同时,直销银行会成为一个银行进行移动金融化转型的介质化工具,渗透到金融服务的各个场景中;此外,伴随百信银行的正式开业,直销银行组织结构独立化将成为趋势。

董希淼表示,部分直销银行业务发展较好的银行,可将相关业务进行分拆,以此为基础申请成立直销银行子公司,这将是我国直销银行子公司的主流模式。为便于新公司组建,初期一般应以全资子公司为宜;发展成熟后,可考虑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并转型为互联网金融跨界平台。

“我认为直销银行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就是要有制度变革,要有制度创新,其核心的一点就要推动直销银行公司制改革,要让直销银行成为真正的银行。”董希淼在谈及直销银行改革方向时指出,一是推动直销银行业务回归本质;二是搭建开放融合的跨行业平台;三是探索创新业务风险隔离制度;四是深化银行公司治理改革。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