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警报未除 钢价上演过山车

来源:人民网 作者:钱瑜 鲁佳乐 发表时间:2018-01-15 16:15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17年底至2018年1月上旬,钢铁价格出现了“过山车”般的变动,从一路飙升到节节下探。1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2018年理事会上获悉,此前通过去产能、企业重组等措施,促使钢材价格合理回归,钢企盈利能力也进一步增强。然而产能警报并未完全解除,此前的钢价上演过山车证明,钢铁行业依旧面临产能盲目扩张、地条钢死灰复燃、行业资产负债率高等风险。

市场环境改善

1月13日,中钢协会长靳伟在中钢协2018年理事会议上介绍,通过两年的努力,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总量超过1.15亿吨,以及通过加强行业、企业自律,基本改变了恶性竞争的市场环境,使公平的市场定价体系得以恢复。

钢价回归理性发展的同时,企业盈利能力也进一步增强。2017年前11个月,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35万亿元,同比增长35.05%,实现利润总额157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32亿元。一些长期亏损的企业也实现了扭亏为盈。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多家钢铁企业业绩报告发现,2017年上半年多家钢铁公司业绩创新高。

首钢股份2017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9.49亿元,同比增长56倍,创公司上市以来半年度盈利最高水平。马钢股份实现净利润16.43亿元,创2009年以来半年度盈利新高。之前连续亏损的*ST华菱,上半年净利润为9.56亿元,而2015年、2016年*ST华菱分别亏损29.59亿元、10.55亿元。靳伟建议,钢企要充分利用当前市场形势好转、效益改善的有利时机,进一步通过加强经营管理、推进降本增效、调整投资策略、加大直接融资比重等各种方式去杠杆。

价格过山车

而纵观此前的钢铁价格,俨然形成了从轰轰烈烈的暴涨到步步下探的“抛物线”。供应受限加需求放量导致钢铁价格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暴涨。环保方面,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实施分类管理,石家庄唐山邯郸等重点地区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而在去产能方面,国务院第七督查组在7月底先后到苏州泰州宿迁3个地级城市,一共实地随即抽查了5家违法生产的地条钢企业。

在供给受限的同时,市场对钢材的需求却没有减弱,建筑业订单大幅回升,由于绝对库存低并且采暖季供应大幅缩减,钢材价格上涨趋势明显。数据显示,2017年11-12月的钢材价格大幅度上涨,涨幅达到1000元。2017年12月1日,西本新干线钢材价格指数突破了5000点大关。

然而,好景不长,淡季不淡的行情并未蔓延至整个冬季,国内钢材市场仍弱势下行。截至1月10日,西本新干线钢材价格指数已跌至4140点,距离最高点5230点缩水1090点。据“我的钢铁网”消息,1月8日,25个主要城市中,上海、济南、天津、广州等23个城市螺纹钢价格下跌50-220元/吨;上海、北京、武汉、沈阳等21个城市热卷价格下跌10-100元/吨。

对于钢铁行业出现价格过山车的表现,厦门大学能源与经济系主任林柏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钢价突然出现大幅度增长是非理性的,存在投机成分。目前行业内的“边缘企业”较多,这些企业不完全符合行业标准,但也不至于被关停。在面对严格的环保督察时,这类企业会暂时关停,躲避检查。这一行为对产量以及供应的影响较大,导致价格在短时间内出现较大波动。

风险犹存

虽然目前钢铁市场已经进入理性发展阶段,但依旧面临产能盲目扩张、地条钢死灰复燃等风险。靳伟表示,当前尤其需要高度警惕新一轮产能扩张的冲动,钢价不具备持续快速上涨的基础。国家发展改革委巡视员夏农强调,虽然地条钢取缔任务已经完成,但是仍须警惕部分地区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关停过剩产能的复产。

为防止产能盲目扩张,增强行业内的产量集中度,企业重组与僵尸企业的清退成为重要环节。公开资料显示,国务院于2016年9月发布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5年,中国要实现60%-70%的产量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型钢铁集团内,实现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以及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包括无缝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当前不到40%的行业集中度与60%的低线目标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2018年,钢铁行业的重组问题也将成为一大看点。

过去的两年,钢铁行业完成了多起重量级的企业兼并重组,打响钢铁行业重组第一枪的是宝武钢铁。2016年6月,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战略重组。从宝武重组来看,2015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约为3493万吨,武钢集团的粗钢产量则是2577万吨,两者合并后的粗钢总产量将达到6070万吨,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的世界第二大钢铁集团。宝钢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就粗钢产量而言,宝武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全球上市钢企中名列第三,汽车板产能排名第三,取向硅钢产能名列第一。

随后,中信集团战略重组青岛特钢、宝武资本市场融合、沙钢和本钢重组东北特钢、北京建龙重工集团重组北满特钢、宝武系的四源合基金以及重庆战新基金共同出资设立长寿钢铁公司并参与重庆钢铁破产重整等,都是钢铁行业在重组方面的重要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还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他制造业不太一样。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靳伟表示,目前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偏高,存在经营风险和债务风险,去杠杆是钢铁行业实现脱困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突破口。中钢协提出,钢铁行业要用3-5年时间将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记者 钱瑜 鲁佳乐

编辑:
数字报

行业警报未除 钢价上演过山车

人民网2018-01-15 16:15:28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17年底至2018年1月上旬,钢铁价格出现了“过山车”般的变动,从一路飙升到节节下探。1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2018年理事会上获悉,此前通过去产能、企业重组等措施,促使钢材价格合理回归,钢企盈利能力也进一步增强。然而产能警报并未完全解除,此前的钢价上演过山车证明,钢铁行业依旧面临产能盲目扩张、地条钢死灰复燃、行业资产负债率高等风险。

市场环境改善

1月13日,中钢协会长靳伟在中钢协2018年理事会议上介绍,通过两年的努力,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总量超过1.15亿吨,以及通过加强行业、企业自律,基本改变了恶性竞争的市场环境,使公平的市场定价体系得以恢复。

钢价回归理性发展的同时,企业盈利能力也进一步增强。2017年前11个月,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35万亿元,同比增长35.05%,实现利润总额157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32亿元。一些长期亏损的企业也实现了扭亏为盈。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多家钢铁企业业绩报告发现,2017年上半年多家钢铁公司业绩创新高。

首钢股份2017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9.49亿元,同比增长56倍,创公司上市以来半年度盈利最高水平。马钢股份实现净利润16.43亿元,创2009年以来半年度盈利新高。之前连续亏损的*ST华菱,上半年净利润为9.56亿元,而2015年、2016年*ST华菱分别亏损29.59亿元、10.55亿元。靳伟建议,钢企要充分利用当前市场形势好转、效益改善的有利时机,进一步通过加强经营管理、推进降本增效、调整投资策略、加大直接融资比重等各种方式去杠杆。

价格过山车

而纵观此前的钢铁价格,俨然形成了从轰轰烈烈的暴涨到步步下探的“抛物线”。供应受限加需求放量导致钢铁价格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暴涨。环保方面,按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实施分类管理,石家庄唐山邯郸等重点地区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而在去产能方面,国务院第七督查组在7月底先后到苏州泰州宿迁3个地级城市,一共实地随即抽查了5家违法生产的地条钢企业。

在供给受限的同时,市场对钢材的需求却没有减弱,建筑业订单大幅回升,由于绝对库存低并且采暖季供应大幅缩减,钢材价格上涨趋势明显。数据显示,2017年11-12月的钢材价格大幅度上涨,涨幅达到1000元。2017年12月1日,西本新干线钢材价格指数突破了5000点大关。

然而,好景不长,淡季不淡的行情并未蔓延至整个冬季,国内钢材市场仍弱势下行。截至1月10日,西本新干线钢材价格指数已跌至4140点,距离最高点5230点缩水1090点。据“我的钢铁网”消息,1月8日,25个主要城市中,上海、济南、天津、广州等23个城市螺纹钢价格下跌50-220元/吨;上海、北京、武汉、沈阳等21个城市热卷价格下跌10-100元/吨。

对于钢铁行业出现价格过山车的表现,厦门大学能源与经济系主任林柏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钢价突然出现大幅度增长是非理性的,存在投机成分。目前行业内的“边缘企业”较多,这些企业不完全符合行业标准,但也不至于被关停。在面对严格的环保督察时,这类企业会暂时关停,躲避检查。这一行为对产量以及供应的影响较大,导致价格在短时间内出现较大波动。

风险犹存

虽然目前钢铁市场已经进入理性发展阶段,但依旧面临产能盲目扩张、地条钢死灰复燃等风险。靳伟表示,当前尤其需要高度警惕新一轮产能扩张的冲动,钢价不具备持续快速上涨的基础。国家发展改革委巡视员夏农强调,虽然地条钢取缔任务已经完成,但是仍须警惕部分地区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关停过剩产能的复产。

为防止产能盲目扩张,增强行业内的产量集中度,企业重组与僵尸企业的清退成为重要环节。公开资料显示,国务院于2016年9月发布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5年,中国要实现60%-70%的产量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型钢铁集团内,实现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以及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包括无缝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当前不到40%的行业集中度与60%的低线目标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2018年,钢铁行业的重组问题也将成为一大看点。

过去的两年,钢铁行业完成了多起重量级的企业兼并重组,打响钢铁行业重组第一枪的是宝武钢铁。2016年6月,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战略重组。从宝武重组来看,2015年,宝钢集团的粗钢产量约为3493万吨,武钢集团的粗钢产量则是2577万吨,两者合并后的粗钢总产量将达到6070万吨,成为仅次于安赛乐米塔尔的世界第二大钢铁集团。宝钢股份提供的数据显示,就粗钢产量而言,宝武合并后的新公司将在全球上市钢企中名列第三,汽车板产能排名第三,取向硅钢产能名列第一。

随后,中信集团战略重组青岛特钢、宝武资本市场融合、沙钢和本钢重组东北特钢、北京建龙重工集团重组北满特钢、宝武系的四源合基金以及重庆战新基金共同出资设立长寿钢铁公司并参与重庆钢铁破产重整等,都是钢铁行业在重组方面的重要举措。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还面临很大的阻力,这和其他制造业不太一样。钢铁企业承担着当地税收、就业等责任,重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业性质、所有制、投资主体以及地方政府间区域权益等问题。靳伟表示,目前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偏高,存在经营风险和债务风险,去杠杆是钢铁行业实现脱困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突破口。中钢协提出,钢铁行业要用3-5年时间将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记者 钱瑜 鲁佳乐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