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按兵不动 资金面结构性紧张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双霞 发表时间:2017-12-29 15:25

央行公开市场连续5个交易日不进行操作。央行认为,考虑到财政支出等原因,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不过,从市场表现来看,交易所利率涨势明显。对此,分析人士指出,央行认为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处于较高水平,主要是针对总量而言。当前资金面出现结构性紧张的问题,尤其体现在非银机构和中小银行。

12月28日,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当日有300亿元逆回购到期。值得关注的是,央行公开市场连续5个交易日不进行操作。本周以来,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始终维持“削峰”,本周已累计净回笼2400亿元。

临近年末,央行“关闸”有理有据。央行解释称,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对冲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后仍将继续推高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

事实上,每年12月是财政投放大月。据了解,一般到12月中下旬,财政库款会成规模释放,形成大额基础货币投放。此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室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预计今年12月财政因素将净供给流动性超过1万亿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央行认为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这主要是针对总量而言。

事实上,央行连续“抽水”,市场流动性略有承压,尤其是跨年资金出现紧张态势。12月28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除了3月期下降0.06基点外,其余各期限利率全数上涨。

从交易所利率来看,12月28日,交易所国债逆回购利率连续第三日处于高位,上交所国债逆回购利率GC001盘初快速拉涨至17%,深交所国债逆回购R001也升至16%。

黄志龙认为,从季节性或结构性因素来看,大量的流动性被锁定在房地产市场中,实体经济、地方政府、企业部门的资金饥渴症依然较为严重,加上年末季节性因素,交易所各种利率普遍上升的现象实属正常。

一位城商行人士称,12月以来,短期流动性比较充裕,融资需求容易得到满足,不过,中长期资金则比较紧张。北京商报记者统计12月Shibor利率走势发现,相较于短期限利率,中长期利率上涨较快。其中,1月期利率从12月1日的4.1631%一路上涨至12月28日的4.932%,涨幅达18%。

对于当前资金面,黄志龙认为,岁末年初,资金市场整体偏紧的态势也实属正常,许多商业银行都面临年末存款考核的压力。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一方面,按照惯例,年底一般会有大额的财政支出下放,央行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暂停了公开市场操作的净投放,但从现有的情况来看,财政支出的下发存在时滞,大部分银行可能还没有接收到财政资金,本身流动性也不充裕,能够外溢至交易所给非银机构的自然也就少了;另一方面,银行自身受到考核指标的影响,比如MPA、LCR等,出于达标的考虑,银行即使手中有流动性,可能也会惜出。

在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随着明年定向降准政策落地,流动性总量会有较大改善,目前走高的市场利率也会趋于回落。不过,黄志龙认为,如果考虑到2018年全球货币政策收紧的大趋势,预计2018年资金市场利率还将持续保持高位。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编辑:
数字报

央行按兵不动 资金面结构性紧张

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双霞  2017-12-29

央行公开市场连续5个交易日不进行操作。央行认为,考虑到财政支出等原因,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不过,从市场表现来看,交易所利率涨势明显。对此,分析人士指出,央行认为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处于较高水平,主要是针对总量而言。当前资金面出现结构性紧张的问题,尤其体现在非银机构和中小银行。

12月28日,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当日有300亿元逆回购到期。值得关注的是,央行公开市场连续5个交易日不进行操作。本周以来,央行在公开市场操作始终维持“削峰”,本周已累计净回笼2400亿元。

临近年末,央行“关闸”有理有据。央行解释称,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对冲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后仍将继续推高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

事实上,每年12月是财政投放大月。据了解,一般到12月中下旬,财政库款会成规模释放,形成大额基础货币投放。此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室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预计今年12月财政因素将净供给流动性超过1万亿元。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表示,央行认为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这主要是针对总量而言。

事实上,央行连续“抽水”,市场流动性略有承压,尤其是跨年资金出现紧张态势。12月28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除了3月期下降0.06基点外,其余各期限利率全数上涨。

从交易所利率来看,12月28日,交易所国债逆回购利率连续第三日处于高位,上交所国债逆回购利率GC001盘初快速拉涨至17%,深交所国债逆回购R001也升至16%。

黄志龙认为,从季节性或结构性因素来看,大量的流动性被锁定在房地产市场中,实体经济、地方政府、企业部门的资金饥渴症依然较为严重,加上年末季节性因素,交易所各种利率普遍上升的现象实属正常。

一位城商行人士称,12月以来,短期流动性比较充裕,融资需求容易得到满足,不过,中长期资金则比较紧张。北京商报记者统计12月Shibor利率走势发现,相较于短期限利率,中长期利率上涨较快。其中,1月期利率从12月1日的4.1631%一路上涨至12月28日的4.932%,涨幅达18%。

对于当前资金面,黄志龙认为,岁末年初,资金市场整体偏紧的态势也实属正常,许多商业银行都面临年末存款考核的压力。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表示,一方面,按照惯例,年底一般会有大额的财政支出下放,央行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暂停了公开市场操作的净投放,但从现有的情况来看,财政支出的下发存在时滞,大部分银行可能还没有接收到财政资金,本身流动性也不充裕,能够外溢至交易所给非银机构的自然也就少了;另一方面,银行自身受到考核指标的影响,比如MPA、LCR等,出于达标的考虑,银行即使手中有流动性,可能也会惜出。

在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随着明年定向降准政策落地,流动性总量会有较大改善,目前走高的市场利率也会趋于回落。不过,黄志龙认为,如果考虑到2018年全球货币政策收紧的大趋势,预计2018年资金市场利率还将持续保持高位。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编辑: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