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充足率"饥饿"蔓延:上市银行今年融资安排近7200亿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张 歆 发表时间:2017-09-19 12:05

无近忧,需远虑——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似乎永远充满了“饥饿感”,因此,融资的需求虽不迫切但也总是十分必要。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共有14家上市银行披露了融资进展或计划,涉及资金上限达7198亿元,其中约四成为股权再融资安排,有望转化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余融资多具有“债属性”。

从上市银行中报数据来看,部分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指标仅仅是略高于监管下限,而且上市银行对于资本的消耗还是比较快的,有的银行今年中期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较去年年底下降了0.5个-1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率“中考放榜”

部分银行仅获“61分”

今年中期,对于资本充足率考核,部分上市银行得到了十分关键的“61分”——无需担忧补考、没有提分优待,但是成绩确实仅是堪堪及格。

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 (试行) 》规定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对于非系统重要性银行,银监会要求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0%,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0%;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8.50%、9.50%及11.50%。

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25家上市银行全部高于7.5%,其中有5家银行低于8.5%,另有4家银行的该项指标在8.6%-8.7%之间。从一级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25家上市银行全部高于8.5%,但是其中有8家银行低于9.5%,另有6家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在9.5%-9.75%之间。从资本充足率指标来看的情况略为轻松,25家上市银行全部超过10.5%,且仅3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低于11.5%。

当然,由于我国的系统重要性银行主要包括国有大行和少数规模较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其余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只要达标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标准即可。然而上市银行对于资本的消耗还是比较快的,部分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较去年年底下降了0.5个-1个百分点。

此外,央行于2016年起引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其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决定评估结果的最核心指标之一,属于一票否决指标,而且,今年开始央行将表外理财资产纳入广义信贷的统计范围,强化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确保达标,银行有必要维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对于MPA和资本充足率的重要性以及达标难易程度,上市银行自然也进行了评估。

无锡银行在今年中报中表示,“监管环境趋严,‘合规’压力进一步增大,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宏观审慎MPA监管框架下,商业银行资本缺口将增加,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此外,招商银行也曾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目前,本公司表外理财资产规模已超2万亿元,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统计口径后,一定程度抬高了MPA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达标要求,结合本公司2017年经营预算计划,以及资产结构优化策略,预计本公司MPA评估等级有望维持,但资本充足率与评估达标的安全距离会有所收窄”。

融资规模合计7198亿元

约四成为股权融资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上市银行披露的融资计划涉及资金上限达7198亿元,其中约四成为股权再融资安排,涉及金融约2768亿元;“明股实债”的优先股融资规模为1500亿元;各类债券的融资规模合计为2930亿元。

具体来看,浦发银行、南京银行、光大银行、北京银行、宁波银行、兴业银行6家银行计划或已经完成的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合计1198亿元;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江阴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张家港行8家银行的可转债发行安排募集资金总额为不超过1570亿元;江苏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6家银行的优先股融资规模合计1500亿元;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招商银行、杭州银行、贵阳银行、江苏银行、平安银行、南京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发行11家银行发行的各类债券的合计规模为2930亿元。

仔细观察上述统计还可以发现,有一些银行是多管齐下“补血”;此外,即便是去年和今年年初新上市的银行也十分注意未雨绸缪。

二级市场压力不大

但阴影犹存

上市银行合计7198亿元的再融资规模,看起来体量不小,但其中绝大多数为债券,或“明股实债”的优先股。非公开发行的1198亿元融资中,股东持股有最长三年的锁定期,二级市场至少在短期内无须承担较大压力;上市银行此前发行的可转债虽然几乎全部转股,但是都是在多年内慢慢实现的,其对于资金面的影响可谓“缓释”。

“但是,银行业的盈利架构如果不改变,再融资的压力就会一直存在,这也导致A股市场对于银行股始终有心理阴影”,资深中介机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持续再融资的恐惧,也是长期压制银行股估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但是,在很多银行业人士眼中,银行的股东是很难避免分担资本压力的责任。即便是从国际视野来看,银行股股东多数都要面临持续出资的压力。

“从巴塞尔协议I到巴塞尔协议III,巴塞尔协议一系列的灵魂究竟是什么?答案正是股东责任”,某上市银行时任副行长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巴塞尔协议不断强调银行的股东需要持续加强对银行的出资责任,提升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

对于股东和银行的利益平衡点,专业的投资人也有自己的观点。一位私募机构的有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就目前的情况看,对于上市银行来说,保持合理的净资产收益率和分红率是回报股东持续出资的最佳方式”。记者注意到,在逾3300家上市公司中,上市银行今年中期的加权净资产收益率排名只有1家银行在200名之内(第197位),最差的甚至排到了1300名开外。不过,股息率方面,上市银行还是普遍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

编辑:
对《资本充足率"饥饿"蔓延:上市银行今年融资安排近7200亿》表态
对《资本充足率"饥饿"蔓延:上市银行今年融资安排近7200亿》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