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个城市叫停新单车投放:共享单车临界点将至 运营能力成比拼关键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赵娜 发表时间:2017-08-08 11:25

“新政”之下,共享单车市场正在告别野蛮生长。8月3日,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新政明确了规范停车点和推广电子围栏等,并提出共享单车平台要提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针对指导意见提出的“推广应用电子围栏等技术”,ofo和摩拜单车均表示积极配合,此外,摩拜单车在北京部分区域已开展试点。

与此同时,广州和南京两城市的有关部门近期均叫停了共享单车企业在该城市的新车投放,原因是现有投放量已饱和。从中长期来看,不同城市都可能有着一道隐形的单车投放上限,或说将面临便捷和负担之间的临界点。

电子围栏未来或成行业标配

“共享单车新政”提出,“各城市要制定适合本地特点的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技术导则”“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要加强线上线下服务能力建设”等内容。

对于“共享单车新政”的若干规范,单车平台均作出了回应。ofo小黄车称,该平台建立了“奇点”大数据系统,通过对出行大数据的分析利用,不断优化车辆的投放、调度,提升运营效率;不断迭代软硬件技术,积极配合试点电子围栏技术,探索“正面清单+负面清单”的电子围栏管理模式;倡导并全面推行城市“网格化”运营模式,充实运维人员,建设“线上+线下”融合的运维团队。

摩拜单车称,其每一辆单车均配备了自主研发的智能锁,内置“北斗+GPS+格洛纳斯”多模卫星定位芯片及新一代移动物联网芯片,时刻掌握车辆位置和运营状态。并综合运用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多地城市规划管理部门、社区、企业及其他机构通力协作,研发和落地“摩拜单车智能停车点”,目前已在北上广深等全国数十个城市部署超过4000个智能停车点。

而从城市实践来说,摩拜单车目前已开始在北京部分区域试点电子围栏,共享单车如没停放到指定范围内,用户的手机APP上会提示需将单车放到规范停车区域。

“共享单车这一块很大的一个矛盾在于,运营方和管理方之间的冲突包括单车的停放问题等,占用了非常多的公共资源包括车道,以前共享单车的停放位置其实是缺失的,只有公共自行车才会有停放点。”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就《指导意见》而言,各方责任都大致有了明确,包括政府应该做什么、单车企业应该做什么,政府对产业的政策支持是正向的。

南京、广州叫停新单车投放

共享单车以无桩停放、便捷解锁的租用方式快速铺向市场,各种颜色醒目的单车出现在不同城市。但随着各平台铺设单车的范围扩大、数量变多,也引发了乱停乱放,甚至被统一收治后堆积成山的情况。

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近70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注册人数超过1.3亿人次,累计服务超过15亿人次。

交通运输部就这组数据表示,近年来,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俗称“共享单车”)快速发展,有效满足了公众短距离出行需求,缓解了城市交通拥堵,应当予以鼓励。但同时也出现一些问题,主要表现为车辆乱停乱放、车辆运营维护不到位、企业竞争无序、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用户资金和信息安全风险等,亟待予以规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留意到,无论是交通运输部的《指导意见》还是地方性的监管动作,基本都提到了加强信息报送与共享,及时将车辆投放数量、分布区域等运营信息报送当地主管部门并实现相关部门信息共享。

而在地方层面,过去一周里,广州和南京有关部门均表示,该城市目前不能再投放新的共享单车。《新快报》从广州市交委获悉,目前全市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超过80万辆,投放量过剩。因此,广州市有关部门要求各平台企业不得再新增投放,并敦促企业要健全投放车辆的巡查运维服务制度体系及管理团队。

另据《扬子晚报》报道,目前南京45万辆共享单车带来“无序停放”难题。8月3日,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公安局、城管局召开联席会议,要求到年底前,各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暂停投放新车。从明年开始,企业在南京投放单车的数量、位置等信息,都要先和城管部门报备。

这些举动其实表明了一个信号——共享单车已“骑”出野蛮生长阶段,接下来或将进入存量运营阶段。

对于政策性影响,艾媒咨询CEO张毅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关键在于,国内不少城市现在都不具备单车道,机动车保有量又持续增长,理论上,单车越多产生的交通事故概率也会变多。此外,过多的乱停乱放单车将影响城市的形象与管理。

精细化运营将加剧线下比拼

ofo、摩拜单车、小鸣单车、优拜单车、骑呗、小蓝单车、哈罗单车……这些仅是共享单车市场参与者的一部分,在长长的名单中如何脱颖而出?精细化运营和调度能力将成竞争的趋势和关键。

精细化运营一面是考验铺车情况、车辆成本、使用频次、折损率等指标,另一面,全国性和区域性的运营平台在数据积累的维度跟量上的差距,也将越来越大。

今年6、7月份,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先后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当这二者的融资都挺入E轮,竞争向头部聚拢的特征正表现得更明显。有成功者就有失败者。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开始出现退出者,并且退出者很可能会越来越多。

目前有一个代表性例子是,今年6月正式运营仅5个月的悟空单车宣布退出市场。悟空单车大股东雷厚义曾对新华社表示,不同于零售单车,共享单车必须在控制成本的同时保持品质,这意味着每个零部件都要扣成本、扣品质,而和小厂合作的结果是,单车质量较差,且因仅有锁车功能的机械锁导致车辆丢失率高。

“政府的一些公共配套服务,包括有些地方会划设停车位,这也是目前解决共享单车用道合法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之后,那么共享单车的产业政策肯定会走得越来越健康。”麻策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很关键的是,通过大数据对车辆调度进行合理分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运营维度,尽管共享单车平台的动作和政策导向,都是要以技术为依托提升调度的能力和效率,但单车毕竟不同于有司机驾驶的汽车,从地点A到B,目前来看,线下运营人员的“搬运”工作仍是重点,尤其对早晚高峰的车辆批量移动和聚集形成压力。

另值得注意的是,《指导意见》还新增“推进公共租赁自行车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融合发展”。

对此,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思路是对的,但具体实施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超出设想预期的情况,因为公共租赁自行车也并非全部免费使用,一旦有收费就有高低问题,二者是否能够融合发展还是要看市场情况,“市场说了算”,如果用户认为共享单车比公共自行车更便捷以后就会放弃用后者。

他认为,政府其实可以把配套的服务,转移给相关平台去运作。就像网约车也被纳入到了公共服务的范畴内,本身就是公共资源的一种“让步”,现在共享单车也是相同的情况。

“我认为民间的共享单车平台,与政府现有的公益单车平台有机结合,会是比较好的发展模式。”腾讯研究院网络空间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孝荣则曾对记者称,单车共享本质上是个公共服务项目,高度依赖政府资源和输血。现实的做法可能是通过“政府+市场”的运作方式来探索新路。

编辑:
对《数个城市叫停新单车投放:共享单车临界点将至 运营能力成比拼关键》表态
对《数个城市叫停新单车投放:共享单车临界点将至 运营能力成比拼关键》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