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中小险企偿付能力“吃紧”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8-04 10:56

近期,保险机构陆续公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在保险业严监管不断加码的背景下,据不完全统计,有30余家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下降,多家险企的偿付能力则逼近监管线。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中小寿险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堪忧,前几年中小险企借助理财险疯狂扩张埋下的“地雷”开始引爆。新增保费不足,而退保压力陡增,一些险企的现金流已经出现缺口。

2家险企综合偿付能力不及格

截至8月3日,约60家寿险公司陆续公布了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披露偿付能力情况的公司中,有约30家险企二季度末的综合偿付能力较一季度末出现下降,有8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30%。其中,有2家逼近100%的监管线,另外有2家低于100%的监管线。

在偿二代监管体系下,衡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指标分别是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监管要求分别为50%、100%。

具体来看,二季度末偿付能力不及格的中法人寿、新光海航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843.06%、-393.56%。其中,中法人寿较一季度末大幅下降1565个百分点,新光海航人寿环比也下降188个百分点。另外,富德生命人寿、瑞泰人寿的偿付能力则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新光海航人寿表示,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资本金不足,已暂停开展新业务,加剧了公司亏损,实际资本逐步走低。

事实上,近年来,新光海航人寿的偿付能力一直处于行业垫底,且持续恶化。因为偿付能力未达标,保监会此前已对新光海航人寿接连下发监管函,包括自2014年3月暂停增设分支机构;监管约谈,要求双方股东于2015年7月底之前提出改善偿付能力方案;自2015年11月23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等措施。

偿付能力不及格的背后是难以摆脱的亏损困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二季末, 新光海航人寿净利润亏损2095万元,净现金流也为负值,约-2367万元;中法人寿仅今年二季度单季亏损就达2040.18万元,公司本年度累计亏损为4140.28万元。

对此,中法人寿表示,2016年9月末以来,由于公司偿付能力不足,暂停了新业务开展,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支出需求仅依靠存量投资资产的赎回变现及股东借款进行支持,公司流动性风险日益凸显。长期来看,若新业务持续停滞,无新业务现金流入的情况下,公司面临流动性枯竭危境。公司目前正全力推动增资扩股工作,以期从根本上防范和化解流动性风险。

风险管理工作仍处初级阶段

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代表了保险机构对负债的最后偿还能力,每季度和每年度考核的偿付能力指标,是各保险机构能否继续开展承保及投资业务、开设分支机构的重要标尺,因此偿付能力对于各保险机构的重要性不可小觑。

根据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2017保险公司偿二代二支柱暨风险管理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行业对SARMRA(保险公司偿付能力风险管理能力评估)得分预期更为谨慎,107家受访机构的平均预期得分为78.58,较2016年平均预期78.61分甚至略有下降。其中,仅有42%的受访机构预计得分在80分以上,较2016年52%的受访机构预计得分在80分以上的调研数据有所下降。

事实上,影响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因素较多,包括业务增速、业务品质(如寿险退保率)、渠道和费用情况、投资规模和结构、利润或亏损水平、资本补充因素(增发或者发行次级债等)、股东分红、再保险情况等。

“适合一家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水平,要综合多因素考虑,包括产品业务结构和公司所处阶段、发展速度等。一般来说,150%至200%是比较好的区间。”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表示,在偿二代监管环境下,保险公司不应只关注眼前的监管评估结果,或者机构间纯粹进行分数的比较,而应该从实质上关注风险管理的影响和价值,这需要经历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偿二代给保险公司的经营和发展带来挑战的同时也伴随着机遇,如何将风险管理能力转化为机构竞争优势,是应该着重思考的问题。

“目前我国保险行业风险管理工作仍然处于初级阶段,需要保险机构和监管在探索中不断学习进步,面对环境与形式的变化时能够及时作出改革与调整。”周瑾说。

现金流危机显现

当前对激进型中小险企而言,现金流危机无疑是最致命的风险。

对比偿付能力逼近监管线的险企前5个月保费数据发现,偿付能力较低以及偿付能力出现下降的险企,保费数据中万能险保费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个别险企下降幅度超过五成。可见,在万能险严监管的态势下,中小寿险公司的盈利模式及业务结构遭遇较大考验,现金流危机显现。

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在现金流方面,富德生命人寿、前海人寿净现金流均为负数,华夏人寿净现金流在二季度末由正转负。

前海人寿第二季度净现金流为-255.84亿元,第一季度末该数值为-124.41亿元,现金流缺口不断加大;而富德生命人寿2017年二季度3个月内综合流动比率较上季度降低了462个百分点,主要是公司本季度3个月内资产预期现金流入总计减少了361.65亿元,负债预期现金流出总计增加了90.73亿元导致。

不少公司提出了风险管理应对举措,如富德生命人寿表示,为维持公司现金流,控制流动性风险,公司将持续对资产进行优化,盘活存量资产;在现金流存在严重缺口等特殊情况下,可以提前退出非战略性持有的项目,以满足公司现金流需求,确保公司的流动性。

长生人寿表示,目前公司已进入产品退保较为集中的时期,公司上下高度重视流动性风险的预防和应对,后续还将持续关注流动性风险指标的变化,谨防发生流动性风险对公司造成影响。

前海人寿表示,需要加强万能账户的流动性监控,增加流动性资产的配置比例,对流动性较差的资产,根据账户现金流情况,提前做好相应规划;加强退保经验数据的回溯分析,结合实际情况,修订短期退保率假设;加强销售管理,引导客户长期持有保险合同等。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坦言,这些保险公司压力不小,前期趸交保费规模过大,快速下降难免加剧流动性风险,在转型中需要管控风险,及时进行现金流、资产负债压力测试,做好现金流风险的应急计划,如考虑使用存量现金和易变现资产来缓解流动性压力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指出,想要保险业消化掉部分中小公司靠万能险等投资型险种做大保费规模而堆积的流动性风险和偿付能力下降风险,消化掉一些公司以拼手续费的恶性竞争方式获得市场份额而导致的长期亏损风险,还需时日。

编辑:
对《部分中小险企偿付能力“吃紧”》表态
对《部分中小险企偿付能力“吃紧”》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