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巨额债务品牌数度易主 VERTU手机命悬一线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金朝力 石飞月 发表时间:2017-07-07 11:44

继多次易主后,手机品牌VERTU又被曝欠下巨额债务、拖欠员工工资的消息,作为手机界的顶级奢侈品牌,VERTU一直定位高端,以精湛的工艺和昂贵的材料出名,但由于在功能和实用性方面远逊于其他智能手机,销量和业绩一直都不尽如人意。如今再加上公司的资金问题,VERTU恐怕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

巨额债务

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VERTU已经难以支付制造奢侈手机的物料成本,欠下合作伙伴包括供应商和服务商超过数百万美元的债务。据称,VERTU欠下微软至少320万美元,因为微软是VERTU所租总部的所有者,不仅如此,VERTU拖欠CBRE物业管理和除虫等服务费将近54万美元。此外,高通也成为了VERTU的最大债主之一。

VERTU内部员工在投诉信中表示,该公司从6月28日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并且从今年2月就开始克扣员工养老保险金,约有200名VERTU员工相关费用没有得到支付。员工向公司上书,要求公司补缴2月以来数十万英镑的养老金缴款。

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VERTU确认该消息,但VERTU的官网无法打开。

值得注意的是,VERTU的前任所有者,也就是来自香港戈丁控股的Gary Chen表示,土耳其的Hakan Uzan收购VERTU至今未支付任何交易款项,只有一张来自银行所谓的“付款截图”,但是银行方面根本没有收到Hakan Uzan的任何款项。为此,Gary Chen决定起诉Hakan Uzan,要求巨额赔偿。

不过,Hakan Uzan已经通过律师做出回应,称统一承担超过3200万美元的债务,努力让公司重回正轨。委托律师似乎不认为现有者Hakan Uzan有严重过错,因为他们在审查公司的财务、合同和合作关系之后震惊地发现,许多供应商已经超过一年半的费用未得到支付,包括员工的相关费用也尚未定期支付。因此,该律师也决定指控Gary Chen非法使用公司资产。

资料显示,VERTU是诺基亚于1998年在英国创立的子品牌,当时试图开辟一个奢侈品手机市场,以用昂贵用料制造手机而闻名,2002年推出第一款手机。由于诺基亚在智能手机时代逐渐衰落,VERTU在2012年被母公司转手卖给了瑞典私募股权机构EQT VI,当时的交易价格约为1.75亿英镑,不过诺基亚仍保留了VERTU 10%的股份。2015年,接盘VERTU三年的EQT又将这家奢侈品手机公司卖给了位于香港的戈丁控股(Godin Holdings),当时的收购价并未对外公布。今年3月,VERTU被三次易手,收购者为土耳其商人Hakan Uzan旗下的投资公司Baferton,交易金额为5000万英镑(约合6100万美元)。也就是说,在五年内,该公司已经被转手三次,公司价值也缩水至不到原来的1/3。

虽然几度易手,但VERTU多年来在全球市场的布局一直偏爱中国市场。2011年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当时VERTU在全球拥有80多家专卖店,在中国有38家,该公司在全球市场的销量排名为大中华区、西欧、东欧和中东;2015年,VERTU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已经上升到了50家,仅上海地区就有5家,除一线城市外,国内二三线城市商场里也能找到VERTU的身影,不过,该品牌在英国和美国各只有3家门店,日本此前仅有的3家门店也已关闭。

奢侈定位

VERTU被称为最尊贵的手机,以复杂工艺、高档材料和24小时服务出名,专为世界各地的富翁量身定做,均价在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人民币之间。

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在VERTU超过400个组件中,有名贵的钻石、黄金、珠宝、法拉利材料,硬度相当于不锈钢两倍的太空金属,每一件都是纯手工加工组装。仅仅是 VERTU Ascent键盘,便由超过150个不同部件制成,每个按键均经过繁复工序,在高温下将不锈钢混合物和压力共同注入较大的模具,待到冷却后,每个按键的体积便会缩小14%,就形成了斜角键盘。然后,每个按键均会镶嵌在两个宝石轴承上,以便提升设计动感,同时增加触控稳定度与精确度,并为使用者带来独特的手感及体验。

VERTU手机的背壳材质也全都是高档物料,有小牛皮、蜥蜴皮、鳄鱼皮几种可供挑选。在东方新天地的VERTU专柜,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了一款售价为4.6万元,专为女性定制的手机,该产品的背壳材质是鸵鸟皮,另一款全身由18K金覆盖的手机售价为30.5万元。

尽管制作工艺高人一筹,但VERTU手机的功能却并不那么出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该品牌在功能和配置方面都比市场慢几拍。2010年,VERTU由塞班系统改为安卓系统,2011年发布首款触摸屏手机。与当下主流智能手机快速更新换代相比进度缓慢。

此外,价格“奢侈”的VERTU,售后成本惊人。有消费者称,花15.3万元买的VERTU手机,一年内光修理费就花了2万多元。第一次维修是因为上下键按键的问题,只能向下翻,不能往上翻,前往专卖店进行维修被告知要花6000多元,并承诺保修一年。但修好后没多久,又出现了同样问题,再次维修时却被店员告知,必须要把键盘整体换掉,再包括上下键修复,共需要花费1.5万元左右。

淘汰困局

遭遇欠债危机又没有得到注资的VERTU,情况越来越糟糕,在业界人士看来,这个品牌恐怕很难再支撑下去。

据悉,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富豪成几何倍数增长。就拿中国来说,根据瑞信《2016年全球财富报告》显示,相较于2000年度,中国内地的超高净值人士增加了近100倍,目前已达到1.1万人。而且这个数字还有增长的空间,预计到2021年可达到1.5万人。

虽然富豪已经不是一种稀缺资源,但相应的,富豪对奢侈品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业内人士分析,过去,带有炫耀性质、设计张扬浮夸、象征身份地位的奢侈品受到富豪的欢迎,如今,他们可能更喜欢“低调地展示财富”,在这一点上,VERTU显然不符合要求。

此外,VERTU定位的高端市场,当下已经成为各大手机品牌的主要发展方向,VERTU也正面临国产奢侈手机的冲击,国内奢华手机品牌8848钛金手机成长迅猛,年销量已经突破10万台,今年又在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上推出纪念款手机,从而进军VERTU的大本营欧洲市场。同时,华为、金立等国产手机品牌也在去年加入了手机奢侈品市场的争夺。在产业观察家洪仕斌看来,VERTU难以给接盘者可观的盈利,甚至会拖累企业。数据显示,2014年VERTU的销售额只有1.1亿英镑,净亏损达到5300万英镑。

在销量上,VERTU的表现也并不亮眼。从品牌成立之初到2015年,VERTU共计在全球卖出45万台手机,销量约为3万台/年。“虽然VERTU价格更高,利润也高出普通手机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但就畅销手机一年几千万甚至上亿部销量来说,VERTU的业绩还是差了很多。”洪仕斌坦言。

VERTU一直倚仗的中国市场也没有逃脱渠道缩水的遭遇。有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透露,VERTU此前在中国市场经历了一轮关店潮,尤其在二三线城市。北京商报记者在VERTU官网上查询到,该公司在中国市场目前有40家店,较之2015年的50家减少了10家。其中在北京地区,VERTU有4家直营门店,分别位于燕莎友谊商城、东方广场、金宝汇购物中心和北京SKP。

“喜欢VERTU的用户更多是出于一种收藏的初衷,但目前VERTU的收藏价值正在降低。在智能机大行其道的今天,VERTU的设计感在其拥趸者眼中变得落伍,甚至丧失潮流感,VERTU多年来也与时尚科技无关,被视为‘暴发户’的玩物。再加上该公司现在面临的资金危机,恐怕很难坚持下去。”上述行业人士说。

编辑: ZL
对《拖欠巨额债务品牌数度易主 VERTU手机命悬一线》表态
对《拖欠巨额债务品牌数度易主 VERTU手机命悬一线》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