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都酒店23年A股路走到尽头 留下“三大标签”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刘明涛 发表时间:2017-07-07 11:38

23年,一个婴儿已经可以长成一个青年人。23年,一棵树也已经可以成为栋梁之材。23年,新都酒店却从上市时的欣喜走到了退市时的凄凉!

冲高、回落、冲高、回落、再冲高、再回落,最终涨幅定格在4.29%,振幅达11.04%,7月6日,新都退(000033,SZ)股价起起伏伏背后,是不少股东在艰难地抉择“是走,还是留”。

2017年7月6日,这是新都退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随着15时的到来,新都酒店23年的A股路走到了尽头,随后其将转战三板。

留恋不?也许新都酒店会,但一些投资者可能不会:梳理新都酒店23年的A股历程,“铁公鸡”、“不死鸟”、“小滑头”这些标签抠都抠不掉。

铁公鸡 分红次数寥寥

新都酒店,于1990年在深圳罗湖区成立,据称是深圳特区开发的标志性酒店,1994年1月3日登陆A股,证券简称为“深新都A”。

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注意到,1998年1月1日,深新都A更名为“新都酒店”。随后,公司证券简称还曾经有“ST新都”、“*ST新都”和“新都退”。

上市23年来,新都酒店分红次数寥寥:1994年8月实施10派1.1元(含税),1995年6月实施10派1.3元(含税),1996年8月实施10派0.5股,2006年4月实施10转6.2股,2016年4月实施10转3.04546股。

说起最近一次现金分红,已是1995年6月,也就是22年前!

值得注意的是,新都酒店上市时发行价为3.15元/股,发行股份4200万股,首发募集资金1.323亿元,在当时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然而上市后,新都酒店回报股东的却很少。

纵横A股23年,新都酒店也随市场一起风光过,在2005~2007年那轮牛市中,新都酒店股价从最低的1.07元(前复权,下同)涨至最高的11.38元,两年时间涨幅超过1000%,2007年5月28日公司股价触及11.38元,这也是其在A股的最高股价纪录。

不死鸟 游走在退市的边缘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要说新都酒店吞下终止上市的“苦果”,或许几年前就已经有了苗头——公司堪称利用规则漏洞、成功生存在A股市场的“典范”。

2001年,因为净利润连续亏损,在该年5月8日,新都酒店戴帽成为“ST新都”,一年后,公司净利润成功反转盈利,又摘帽成功。

或许是找到了“保壳”诀窍,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新都酒店玩起隔两年亏损一次的“把戏”,为的就是不再戴帽。

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发现,2004年、2005年,新都酒店的净利润都为正,但2006年公司净利润竟巨亏1.38亿元,亏损额超过了2002~2005年净利润的总和还多,令市场诧异不已。

2007年、2008年,公司净利润再度为正,但2009年公司净利润又一次巨亏2216.19万元。2012年,新都酒店保持盈利两年后亏损的节奏,在该年净利润亏损2547.4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10余年里,新都酒店盈利时,净利润往往不超过百万元,而一旦亏损,基本都是上千万元的亏损。

有券商分析师曾指出,新都酒店作为深圳市首家上市的酒店、餐饮企业,在品牌、区域等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优势。然而,经营业绩持续不佳、上市以来多年未现金分红的行为,很难归咎于行业整体因素。企业内部经营管理存在问题,经营管理效率低下,甚至不务正业靠放贷的副业来提升业绩,均不是企业长远健康发展的表现。

小滑头 成也“会计”败也会计

新都酒店此前能够“保壳”成功,秘密就在于其对会计科目处理的“精妙”之处。

比如2013年,在2012年已经亏损的情况下,新都酒店在2013年三季报时曾预计2013年全年会继续亏损。不过,到了2014年1月,公司发布业绩修正公告,称公司业绩将扭亏为盈,原因是在2013年第四季度收回了公司大租户深圳市翡翠娱乐有限公司所拖欠的租金及水电费等合计2500万元,冲减已计提的坏账准备1181万元。

虽然不知道这种戏码,在新都酒店保持“隔两年亏损一次”的业绩游戏中玩了多少次,但是常年游走在盈利与亏损边缘的新都酒店其实早已心理崩溃,公司曾谋划定增转型,试图改变经营不利的窘境,只可惜因多种因素影响,定增方案最终“流产”。

常言道:“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人”。新都酒店最终落到终止上市的地步,还是因会计科目的处理。

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注意到,2014年,因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新都酒店股票被暂停上市,公司为了恢复上市,又耍起“滑头”,开始在会计科目上做文章:在2015年年报中,公司对“2015年度高尔夫租金收入2950万元系经常性损益,还是非经常性损益”的问题,委托大信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专项复核,并签订了《审计业务约定书》。大信会计师事务所2016年12月15日出具《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作为经常性损益的复核说明》,认为将高尔夫租金收入2950万元作为2015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

然而,到了2017年4月25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湖南分所出具《调整2015年度非经常性损益及相关信息披露的函》,将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中确认的2014年度租赁期的高尔夫物业租金收入,从经常性损益事项调整为非经常性损益。

就是这看似简单的“经常性损益”的界定,将新都酒店推入无底深渊。

从2015年4月9日复牌交易15个交易日,再停牌,再到今年5月24日复牌,经历17个跌停,“变身”为新都退,新都酒店在自己的K线图上画上了一条标准的“向下的抛物线”,结束了其在A股的一生。

8587天的A股经历就此告一段落,新都退,不说再见!

编辑: ZL
对《新都酒店23年A股路走到尽头 留下“三大标签”》表态
对《新都酒店23年A股路走到尽头 留下“三大标签”》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