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展开:探索年薪制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何源 发表时间:2017-02-11 11:03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做一名“白衣天使”曾经是很多人小时候梦想,不过梦想是伟大的,现实是骨感的,“做医生挣不到钱”,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选择这个行业,甚至有大量基层医护人员正在流失。有调查显示,2015年全国公立医院职工的年均工资性收入大约是8.9万元,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则更低,只有5.5万元。另一方面,阳光收入上不去,部分医生不得不诉诸“灰色收入”,导致以药养医的问题难以破解。

近日,人社部、财政部、卫计委等四部门近日出台了《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一年时间为期,在全国部分城市探索建立适应我国特点的公立医院薪酬制度。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在扣除成本、提取各项基金之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稳步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

每周门诊一百人、每年上手术两百台、主管住院患者400人次,这是北京某三甲医院医生李姝过去三年的工作量。然而,李姝坦言,大部分她这样的年轻大夫,收入都不高,“比方说上海,我的同学我就知道他们的收入很低,比如一个月2000块钱的工资,在上海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

2000元左右的工资,是全国大部分刚入职医生的收入水平。事实上,我国整个医生群体的平均收入较其他行业也相对靠后。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公立医院职工年均工资性收入为8.9万元,其中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仅为5.5万。医生的收入,与教育程度、职业含金量、工作强度严重不匹配。按照深化医药卫生体制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要求,人社部、财政部等四部门近日出台了《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一年为期,在部分城市探索建立适应我国特点的公立医院薪酬制度。

《意见》要求,完善公立医院薪酬正常调整机制,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进行分配,着力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优化薪酬结构,完善岗位绩效工资制,探索年薪制;合理确定薪酬水平,“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稳步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长张车伟认为,这给了医疗机构更大的财务分配权,有利于医院内部的科学管理,发挥医生的积极性,“没有按照现在事业单位职级、职务,国家规定的比较死的工资标准来发,实际上是给我们比较大的灵活性。这可以用通过市场手段、为老百姓提供医疗服务获得的合理的收入,在这个范围内,可以比较灵活,自主,按照贡献大小来发放。对于提高我们的医疗服务的水平,搞好医药分开,都是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以北京为例,普通门诊的挂号费用在10元左右,平均每个病人诊疗需要花费15分钟;同样的15分钟,男士去理发店理发,则至少需要花30块钱。阳光收入上不去,让部分医生不得不诉诸“灰色收入”,导致以药养医的问题难以破解。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认为,《意见》中“逐步提高诊疗、护理、手术等医疗服务收入在医院总收入中比例”的要求,提高技术性收入比例,不仅将鼓励医生深耕医疗业务,更将助力于“医药分开”。

庄一强举例分析,“医生比如说他要收入1块钱,如果从技术收入,直接拿1块钱就好了。如果从药品那边,中间环节多,医生拿1块钱,其实别的人分了好多块钱。如果提高医生的手艺活,就是他的技术含量,这样会加强医生的技术。你行,你提高你的技术水平。提高阳光收入,再严厉打击黑色收入,这样大部分医生我相信他们会愿意拿阳光收入。”

长期以来,“做医生挣不到钱”的观念,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选择这个行业,甚至导致大量基层医护人员流失。尤其儿科、外科等强度大、难度高的科室,人才匮乏更加严重。安徽铜陵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主任袁银开告诉记者,他们科室目前只有8名儿科医生,最忙的时候一天门诊五、六十号。门诊只能安排一个人,人数还是不够,主任在病房里经常接门诊病人。

目前,我国每万名儿童仅有5个儿科医生,远低于世界水平。一方面孩子疾病变化较快,不能准确表达病情,无形中增加了医生的工作量;但儿科医生的待遇收入却只有内、外大科室的60%到70%。

袁银开告诉记者,“医学院出来,不愿意做儿科医生的很多。儿科病比较单纯,大型的检查设备甚至不需要,没有手术治疗,收费相对比较低,就靠挂号、注射、打针、床铺。根据单纯医院现行分配方式,提成奖金就差一点。流失不少人,有的流失到本单位其它科室、行政岗位。经商的也不少,尤其是药和医疗器械方面。”

对此,《意见》特别提出,落实公立医院薪酬的分配自主权。充分体现医、护、药等不同岗位差异,向关键和紧缺、高风险强度岗位,以及业务骨干、成绩突出的医务人员倾斜,避免“大锅饭”。同时,严禁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指标。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认为,将收入与岗位职责密切联系,体现知识、技术价值的分配方式,将有效缓解部分领域医务人才短缺的问题。公立医院是按照事业单位的工资标准来发放的,有一定的总额限制,即便有结余它也会受到限制。要改变医院不能简单的以科室的收入减去支出分配。让医院可以在不同岗位设定不同指标,一定是多劳多得,解决高风险科室没人去的问题。

归根结底,公立医院还是要姓“公”。这意味着,在建立绩效考核与收入分配机制时,必须实施有效的激励与约束。《意见》要求,健全以公益性为导向的考核评价机制。将“工作量、服务质量、医保政策执行情况”等因素纳入公立医院评价体系,与医院的薪酬总量挂钩。考核不合格的医院,将被降低薪酬水平。对医生的考核也将与薪酬挂钩,考核指标则包括工作量、技术、医德医风等因素。

在郑雪倩看来,公立医院首先要完成政府基本医疗的工作。在这次特别规定薪酬分配的时候,要制定公益性任务完成指标的导向。必须首先做基本医疗的完成,包括预防保健、社区做分级诊疗。这个指标在公立医院是非常重要的。

编辑:
对《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展开:探索年薪制》表态
对《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展开:探索年薪制》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