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传统标准 评判写实人物画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戴曼曼、何泽茹 发表时间:2015-11-21 05:27

 

特邀嘉宾

史国良(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孙戈(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东省政府文史馆馆员、广州市美协副主席)

嘉宾主持

赵利平 (收藏家、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

 

  史国良《转经图》,在2014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以1127万元成交

  史国良《转经图》,在2014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以1127万元成交

  黄胄《欢腾的草原》,在2013年北京保利秋拍上以1.288亿元成交

  黄胄《欢腾的草原》,在2013年北京保利秋拍上以1.288亿元成交

  周思聪《矿工图》组图中的一幅,在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以1610万元成交

  周思聪《矿工图》组图中的一幅,在2011年北京保利春拍上以1610万元成交

  孙戈速写作品

  孙戈速写作品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戴曼曼 实习生 何泽茹

 

近日,在广州举办的《生活——第三届速写展》受到了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而作为写实人物画“徐蒋体系”第三代传承人的史国良也现身广州,并在和广州美术学院的学生交流中一再强调:“速写是一定要坚持的。”

写实人物画,与其他中国画的画种相比起步较晚,但写实人物画受益于徐悲鸿、蒋兆和等人的发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突破,进入了崭新的时期。速写与写实人物画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如今写实人物画面临怎样的“困局”?普通收藏爱好者该如何来评价写实人物画?羊城晚报名家话收藏本次邀请到了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史国良以及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广东省政府文史馆馆员、广州市美协副主席、人物画艺委会主任孙戈,与大家分享速写和人物画之间的关系,以及鉴赏写实人物画的准则。

A 写实人物画要让老百姓看懂

主持人:史国良老师一直倡导写实人物画的创作,写实人物画有什么主要特点?

史国良:写实人物画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大家都能看懂,一目了然。打个比方,一些传统的戏剧总不如话剧表现得那么直接,也不如电影那样更直白更易懂。我觉得写实人物画的方向就是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讲老百姓喜欢听的故事。

主持人:写实画以前最早是一些工笔画,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徐悲鸿和蒋兆和带来了新风气,在写实人物画的创作上经常提到速写、写生等。史老师对速写也非常擅长,速写和写实人物画的关系是怎样的?

史国良:写实人物画的说法是从徐悲鸿开始的。到了清末,中国人物画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头大身子小比例不均衡等,再往前发展就是缺少生命力,当时包括梁启超、陈独秀等一些学者呼吁文化改革,加上洋务运动,各行各业都号召向西方学习,向西方取经。

美术界里最典型的就是徐悲鸿跟林风眠,徐悲鸿把中国传统的笔墨和西方的造型结合起来,产生了写实人物画的画种,扩大了中国画的领域,直接干预生活,把生活中的东西直接表现出来,也弥补了传统中国画的不足,纠正了我们上面说到的一些问题。所以这个画种一出现,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强烈。

原来的中国画喜欢表现山水鸟兽,人物是被放到最后的,这种新画法出现后,人物画可以挂头牌了。徐悲鸿之后写实画应该是影响至今的,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写实人物画成了各个美术院校教育挂头牌的画种,到现在都是这样,有人物画科和一套完善的教学系统。速写就是这样,是这个环节里最重要的一种训练手法,能够弥补素描的不足,在素描和创作之间搭起桥梁的正是速写,很多创作的东西都跟速写有关系。

B 速写是要让写实画的创作有“谱”可依

主持人:就写实人物画的画家来讲,可能有些人把速写当成辅助工具,但有些人也未必需要速写,是不是这样?

史国良:我认为不是。只要是写实人物画,就都应该过速写这道“桥”。因为现在有一套科学的体系、科学的方法依据,从徐悲鸿到现在的60多年,体系已经完善了,就像音乐有了五线谱一样,是有谱可依的了。

主持人:孙戈老师这些年对速写也一直在积极推动,今年广州已经举办了第三届速写作品展,能不能谈谈这么多年您对速写的一些感受?

孙戈:我觉得广州连续三届的速写展体现的应该是一代人对速写的感情。上个世纪60年代末,有一帮真正热爱的人,但是缺乏学习机会。那个时候画画的人是很穷的,而且在普通人心目中画画不算是一个正当职业,所有能从那时走过来的,都是非常热爱画画的人。

那时候学习的路子很窄,可能想学素描但连个石膏都没得画,所以说这一辈人画速写,是走进画画领域的第一步,也是伴随一辈子的。虽然大家画的感觉不一样,但是速写是名气多大的画家或者小画家都不敢瞧不起的一个画种,老画家还在画速写,更不要说现在年轻一代入学第一天就要考速写,所以速写是作为一个中国画家尤其是一个人物画家必不可少的,不能离开的一个画种。

所以我们搞这个速写画展,说是提倡也好,说是传承也罢,目的都是让大家回到原来的速写中。因为这些年随着科学的发展,科技手段也越来越高明,其他的科技手段一点都不用的话,恐怕也不是很现实,但是作为一个创作的手段,速写是一定要坚持的。所以我们广州市美协做这个事,也是跟我们自己的这个情结有关系,也想把它做成广州美协的一个品牌,所以史国良老师这次来,我很为他对速写的热爱、坚持所感动,这也是他的一种情怀。

C 不能拿传统标准来评价写实人物画

主持人:刚提到速写是写实人物画的“桥”,但现在确实有些声音诟病写实人物画缺乏中国画所强调的线条和笔墨,对这个问题该怎么看?

史国良: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不对的。传统的中国画线条是一维的,写实人物画的线条是从西方过来的,是三维的,有素描的造型在里面,也有西方的结构在里面,所以这两种线条是不一样的,要想把这两种线条有机结合,这是写实人物画的难度之一。

主持人:由于这种结合,也有人会说写实人物画不伦不类的,这个该怎么看?

史国良:我觉得这是画家没有把握好,没有拿捏好角度或者没有搞清楚规律。以传统为主,学习素描的时候就觉得和笔墨“打架”,这种矛盾差不多延续了60年。现在还有人觉得素描干扰了笔墨的发挥,有些人想放弃素描,觉得这是条死路。而有些人干脆就不要传统的笔墨了,用传统的工具表现西方的色彩,林风眠在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后来像吴冠中、黄永玉等也是属于这条路的。现在很多当代年轻画家也是从这条路上过来的。我继承的则是“徐蒋体系”。

孙戈:我觉得史国良老师能到广州来给大学生们做讲座,是充满了使命感和责任感,也让我很感动。我觉得史老师在写实人物画方面,既是传承人也是创新者,我们都很羡慕他,因为他有在大师身边学习的经历。

在写实画领域里面,史国良先生对于人物画的变化方面也是比较有贡献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写实人物画也在改变。我们都很困惑写实人物画该往哪里走,如何往前推进。比如造型和笔墨。

主持人:虽然说写实人物画可能与传统中国画体系不同,但是对于多数的艺术收藏和爱好者来讲,都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去欣赏、评价写实人物画?

史国良:不管是老百姓看画还是画家画画,都存在选择不同的体系。比如我们说的文人画的体系、文人的笔墨,这是一个体系,跟文人的笔墨线条都是一致的。这就相当于音乐,比如中国的古琴,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饱含着5000年的文化底蕴;另外一个体系是钢琴,是五线谱的,了解它们也得分清它们属于不同的音乐板块。中国画可以分成3个板块,一个是传统的,一个是中西结合的,一个是当代的。作为画家,首先就得选择你是哪一个板块,然后按你这个板块的要求和标准来实行。如果你作为一个观众,也是按这三个板块来看,不要把传统作为唯一的审美标准和评判标准来要求另外两个板块的画家和作品,这是非常狭隘的。

另外我特别提醒大家不要混乱或者说混淆,因为一混乱,就会分不清自己站在哪个板块上面,这样就会出现不伦不类的现象。现在也是说法各异,有人认为应该遵循传统,有人认为应该向前进的方向发展,其实我们不应该去排斥某一种。

主持人:但是很多人这些年也在探索一个问题,写实人物画的发展是否走到了尽头,该如何去突破和创新?

史国良:我并不认为艺术一定要创新,艺术的创新应该是在艺术创作成熟的基础上,实现新的追求;为了创新而创新是不科学的,也会不伦不类,容易迷失方向和排他,不能够达到完美的境界。

孙戈:我想作为中国画家来说,都是会赞同敬畏传统这一点的,人物画跟着时代的发展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到今天的写实人物画。写实人物画也是时代发展的产物,我们不可能只学习传统的画法,就艺术的领域来讲是非常宽大的,对每个人的艺术见解和艺术创作我们都是包容的。写实人物画是要向前发展的,古代传统的画法能直接拿过来的东西并不多,给人物画往前走还是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主持人:那么具体来说,应该从哪几个角度去评判写实人物画?

史国良:写实中国画的人物画不单纯是一个文人画,所以不能用传统文人画的标准去衡量它。打个比方,文人画是写诗,是诗情画意的意境,那写实画就是白话小说,像莫泊桑的《羊脂球》、像曹雪芹的《红楼梦》一样深刻,跟诗词歌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审美体系,所以不能用文人画的标准来评价写实人物画。

写实人物画,比如周思聪的《总理与清洁工》这幅作品,就像一个平面舞台,要表达一瞬间的内容,讲好一个核心故事,让观众能够读懂。

主持人:可能欣赏古代人物画,往往是依靠场景和氛围来烘托说明的,现在写实人物画,如果是表现著名人物或者有所指向的,即使画家不说观众也应该看得懂?

史国良:写实画从技术上到审美都有一个自己的标准,不能用传统的标准来评判写实画。写实画是在一瞬间向读者反映出这幅画想要表达的情感,但是古代的文人画就做不到这一点。

主持人:很多收藏者和艺术爱好者也很关心,如何认识和避免收藏到不伦不类的写实人物画?

史国良:读懂作品要传达什么,跟这个艺术家的表达方式相关,这是一个标准;另一个是专业的标准,比如基本功、造型和笔墨等。文人画讲究玩笔弄墨,然后和意境结合起来,而写实画是像小说、舞台剧等,通过画面、定格等讲一个情节。中国的写实画就是一个写实为主、传统为辅的体系。

孙戈:有人认为写实人物画永远是画不过油画的,传统走向现实,也是给人物画提出这样一个课题。有人说徐蒋体系把中国的人物画给破坏了,就这一类的说法,你如果两者混着来看的话,这种评论本身就不公平。作为艺术的鉴赏者,本身应该是包容的。作为艺术家,肯定有自己坚定的方向和走向,每个领域里都有一帮坚持往前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和途径,艺术的百花园会因此而丰富,同时也为收藏者和爱好者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和领域。

D 写实人物画的收藏者也要心中有“谱”

主持人:说到收藏和鉴赏,很多人也关心,写实人物画的发展这些年有辉煌也有停滞,那么未来写实人物画的路在何方?

史国良:我觉得写实人物画在技术上肯定会日臻完善,重点是内容上如何创造出更多喜闻乐见的作品,这就需要突破。作品里面应该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思想,这才是你创作的目的,这才是评判标准,并不拘泥于形式。所以,我认为写实人物画应该在内容上去突破。写实人物画现在是面对着传统和西方的压力,所以创作的方式是非常僵化的,这也是需要突破的,这种僵化有时候恰恰是我们的基础教育出了问题。

我们经常看到现在的写实人物画的模特都是常态地傻坐,甚至一动不动,一味长期这样画模特的,时间一长久形成了一种创作模式。画作的运用也是混着的,用文人画的笔墨,和素描的光影的方式来结合,这两种是结合不起来的,也是技术上不能突破的原因。

写实人物画现在就走到一个需要突破的关键点上了,再不突破就晚了。这个应该从学生的基础教育抓起,在技术、理论、审美等方面建立一个完整的体系,把这套科学规律总结出来。老师对学生的教育,要提倡个性化的模式,不能拘泥于老师自己的模式。所以,理论要理顺,并且师资队伍该培训要培训,该淘汰要淘汰。

我也特别强调艺术创作的主旋律应该是人文主义,以人为主、以生活为主。

主持人:就是说写生传统的文人画是到大山大河和现场实景中去感受,但现在许多人写生却是到风景或现场实景中去“拍个照”。

史国良:因为不少写实人物画的画家确实在训练上缺少科学系统,审美是混乱的,教学也是混乱的,缺少一个大家都要遵循的教学大纲,现在要提倡个性化的教育,但是首先要在一个谱子内,就像诗歌的格律一样,格律要明白。现在的教学就是要先把你这个谱掐掉,因为这个谱限制了笔墨的发挥,因为这个谱太难了,会妨碍你的技术发挥和创造。所以我们现在的谱就是中西结合的,第一是以造型为主、传统为辅的模式,不是纯粹的画种。

主持人:写实人物画发展了这么多年,应该说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与评价原则,有自成体系的“谱”?

史国良:我觉得所谓的这个“谱”最强调的是基础,要先解决造型好不好的问题,西方的造型和传统的笔墨,要结合起来。

我们也必须意识到这个谱长期以来都是混乱的,首先明确这个谱,大家来遵守,先承认它的地位,新的种类、新的品种。艺术家创作需要一个谱,教育学生需要一个谱,同样,收藏爱好者也需要一个谱。

主持人:目前,收藏者与艺术爱好者对这个“谱”还是不清晰的,不像对传统中国画“线条、笔墨、意境”的理解。

史国良:对于写实人物画,这个谱的确比传统的要难,强调的第一是传统的,第二是西方的造型,首先起源这两个点,起源开始是造型,是素描骨架的培训,样式完全是混血的状态,这两个都要到位,都要有研究,最难的是要把它结合起来,这是从技术上要求的。

就审美角度而言,写实人物画是区别于传统文人画的标准的。写实人物画有点儿跟白话文和白话小说一样,也跟西方的哲学有关系。这应该是一种人性化的艺术,也就是人人都能看懂的艺术。

我也特别强调一下,我们的画家在训练的时候,也要从教育抓起,教学上要规范、科学、系统,大家共同遵循一个谱。这次在广州的速写展给我的印象真的特别好,这提醒我们画家要拿起笔,重新恢复自己手上的技术活,同时也要接地气,把生活找回来,这是“硬功夫”和“软功夫”的结合,两者结合得好的画作才能被广大的收藏爱好者所喜爱。我特别提倡我们的画家回到生活中去,重新去画速写。

编辑:
对《不要以传统标准 评判写实人物画》表态
对《不要以传统标准 评判写实人物画》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