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期]写意油画收藏:意境比技法更重要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许悦 发表时间:2015-11-14 05:25

  段远文《故园之十》

  段远文《故园之十》

  张西《渔港系列之四》

  张西《渔港系列之四》

  罗工柳《风景》

  罗工柳《风景》

  黎伟明《百合》

  黎伟明《百合》

 

特邀嘉宾

  特邀嘉宾

黎伟明   广东画院签约画家

  张西

  张西   广州画院专职画家

  段远文

  段远文   广州画院专职画家

 

 

嘉宾主持

  嘉宾主持

赵利平(收藏家、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许悦

“中国传统画法同西方油画融合创新,形成了独具魅力的中国写意油画。”去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发表演讲,向世界介绍了中国的写意油画。此后,写意油画在国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各种研讨会接连召开,近期广东也成立了“广东写意油画学会”。

精致、写实是西方的传统,挥洒、写意是东方的沉淀,两者能否融会贯通?五十多年前,中国就有一批油画家自觉不自觉地走向油画中国化的探索之路。直至今天的写意油画画家,他们所具有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以油画家的视角转向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转向中国传统绘画,在形式与内容诸多方面从中国传统绘画中获取灵感、汲取营养。

回望传统,写意成为中国油画突破口

主持人:1959年至1962年,中国油画界曾经发生过一场以“油画民族化”为主题的大讨论,参与讨论的画家主要有倪贻德、吴作人和罗工柳等人。这场大讨论触及到了这样一个话题,就是油画家是否应该学习中国画。在后来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中国油画”一直是一个贬义词,评价一个人的油画有中国特色,潜台词是画得不中不西、不伦不类,就是所谓的“土油画”。就跟岭南画派一样,它折衷中西,却被当时一些人说是不伦不类。写意油画同样折衷中西,对它会不会有这样的看法?

段远文:岭南画派在中国美术史上已有定位,这个我们就不用多说了。油画在中国以后的发展,我们也没法预判,只能说对于当下写意油画的发展,我充满着希望和欣喜。

西方在油画的尝试上已经走得很远,人物、风景、大场面,什么都画过了。我们不会单纯满足于去临摹学习西方,那中国的油画画家自己能做点什么?一些画家开始回望传统,审视我们身体里流淌的血液,我们的审美,我们的眼界,从小学习根植的种子是什么?

对于油画,我们以前探讨的多是油画的风格、题材问题,但写意油画介入之后,现在我们开始探讨的是文化问题,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画种、一种风格,而是我们表达的是什么,从哪个点出发来创作。我想从这个层面出发,可能大家对写意油画能够更好地理解。

主持人:写意不等于不真实,有时候寥寥几笔反倒看起来更真实,这主要是体现在“神”吗?

黎伟明:国画人第一感觉会把表现性油画当作写意油画表实,目前油画界也这么认同了,我所历经的写意油画体验比写实更能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以及不自觉的性情流露。

段远文:宋代古画是画在绢上的,都是小山水,但里面的人物画得很传神。但仔细看,那些人物的“形”画得其实是不准的,但却惟妙惟肖,这就是写意。

西方美术史强调表达一种快感,写意也是这样,但又不仅仅只是表达一种快感,这所需要的技术含量并不低于写实,有时候甚至比写实的技法更高。

看当下一些学术性比较强的展览我们会发现,中国油画近年来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以前的主题性特别鲜明,到了现在,很多作品已经没有主题了,就表现日常、表现自我,由此回望我们文化的根源,其实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艺术本来就应该回归本源,从我出发,从日常出发。

在这个基础上,很多人发现,原来我们不一定非得要画主题绘画,原来我们也可以这样画。完成了“怎么画”之后,现在我们在思考的是“画什么”?

写意油画书写性强,讲究意境

主持人:油画传入中国已有过百年的历史,在中国形成了一支庞大的艺术队伍。百余年来我们始终处于学习与模仿的阶段,但也有人自觉不自觉地探索油画的中国化道路,由此出现了更能体现中国文化精神的写意油画。在国外,有没有写意油画?

张西:西方油画中就表现主义和我们的写意油画比较接近。我觉得写意油画与西方表现主义油画有相通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在这个油画中国化的探索过程中,罗工柳先生就是一位先驱,他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提出很多油画中国化的理论。早期留学法国的几位艺术家如林风眠、潘玉良等,他们就已经开始将野兽派的绘画跟中国画的写意相结合,而且结合得非常好,那时候的画非常有韵味。如果没有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写意油画在中国说不定已经有非常长足的发展。

主持人:油画的风格有很多种,有的人喜欢谢楚余老师那种极致的唯美,有的人喜欢何坚宁老师那种热烈的抽象画。相比而言写意油画最大的特征是什么?

张西:我觉得写意油画最注意的是“写”和“意”。写来自于书法,书写性强,讲究意境。写意在乎似与不似之间,一笔草草就能勾画出一个意境来。

所以写意油画是用主观感受去画画,以少胜多,用简练的绘画语言画出自己内心的语言。

段远文:西方油画分出古典、表现、抽象等类别,其实是按照表现风格区分定义出一个个画派。而写意油画是中国所特有的,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如果单纯从技法上来了解,它是相对于工笔而言的,就像草书和楷书的区别一样。但如果是从东方美学的角度来看,它又多了一层含义。写意油画如果太过于注重技法层面的东西,就会忽略了精神内涵的东西,我所理解的写意油画是一种精神。

有的人以为画得比较放、比较潇洒、比较泼辣的就是写意油画,其实不是,还有很多画得很平静的,也是写意,体现的是一种审美和精神,其核心是一种自由表达。这种表达又因为不同艺术家的性格,有激烈的、有奔放的,也有冷静、平静的。

黎伟明:我也画过写实油画,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没有继续画下去?那时候两三个月画一幅画,激情起伏不大,反倒是画写意油画让我快乐很多,当然,这种感觉因人而异。画画是从感性到理性,最终又回到感性的艺术,画写意油画就是大刀阔斧去表达,很快乐。就我个人而言,写意比写实更能表达自己的情怀。

张西:现在一些人很喜欢把艺术家归类,比如说张西你就属于写意油画的,谁又是专门画古典的。但其实画家画画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去追求写实还是写意。有的人从写实出发,最后转到了写意;也有人先是画写意,后来又转到了写实,都是个人体会的过程。

段远文:我认为,对于写意的选择,我们不是被动式的,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主动式的。是一种主动需要。

在中国这片土壤上,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东方哲学,什么是形、什么是意。一幅好画怎么样才算是气韵生动,什么叫意境,都是我们对写意的主动追求。

其实西方也有他们的写意,比如蒙德里安,他是用格子画来表达他的理性思考和严谨,这也是一种写意、一种表现。单东西方的写意还是不同的,主要还是因为东西方艺术的脉络并不相同。我们的写意是从文化里头来的,看到大山大水的时候,想把这种胸怀表达出来,自然而然促成了我们的写意油画。

我个人觉得,写意是一种精神,不是技法。这个非常重要。

评判优劣的标准是什么?

主持人:中国画的写意更多的是体现在水墨、线条、神韵上,而传统油画注重的更多是色彩。写意油画出现后,判断一幅好画的标准,跟油画原先的标准有没有冲突?

段远文:一点都不冲突,油画这一画种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恰恰是现代传播到中国以后,才发生了大的变化。就像一百米跑步比赛,冠亚军可能相差也就0.01秒。好画和坏画的标准,不在风格之分,不是看写实还是写意,而是看谁做到最好。

中国油画协会办展览,以前是有评奖的,后来取消了奖项。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油画的面貌非常丰富,写实的、抽象的、写意的,要把他们放在一起评出奖项,就像要在苹果和梨子之间一定要评比出谁更好吃,很难取舍。

就像我们有爬楼梯的能力,也可以用这个能力去爬山,前提是要有力气。所以我们谈论的是有没有力气的问题,是去爬楼梯还是爬山这样的技术问题,其实一点都不是问题。

张西:我也觉得完全没有问题。写意油画在中国有着非常丰厚的土壤,中国本身的写意艺术已经很高了,融入油画,只不过相当于我们多了一个工具。有人喜欢平静的画面,有人却喜欢高亢的节奏。就像我的画风倾向于狂放一点,而段远文的内敛一点,所以我用的颜色相对更加强烈、饱和一点,而段远文的色调控制力比较强。这都因人而异,无论使用什么工具都好,我们考虑的是是否到位,这个最重要。

主持人:会不会被人以中国画的评判标准来看写意油画?

段远文:写意油画并不是画中国画那种样子,写意更多的是一种精神表达,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宋画中的人物,仔细看画得并不准,但却惟妙惟肖。背后的精神才是相通的,只是多一种工具。如果只是纠结于技术的层面上,反倒把这个问题说窄了。

如果说东西方文化的关系是油和水,那他们是无法相融的。但东西方文化并不是油和水的关系,而是油和油的关系,是能够相互融合的。不是谁主动迎合谁,而是被动被同化。如果还是一种文化保守心态,很容易就造成自我文化封闭状态。

主持人:有没有具体的评判标准?

黎伟明:好画的标准是思想性与耐看性强、格调高。其实这个标准并不局限于写意油画,任何艺术都是一样的。

收藏应首选自己喜欢的

主持人:写意油画让我们看到了油画中国化的可能性,也为收藏界开辟了新一方天地。从收藏者的角度出发,一幅画值不值得收藏,除了看画面本身画得好不好之外,我们还会去考虑它的渊源,去想这位艺术家以后还能走多远。

段远文:画家的本分就是认真画画,但背后给我们推动力的收藏家,对我们也是非常重要的。在油画收藏这个问题上,你们已经上了第一课“什么是油画”,现在正在上第二课:“什么样的油画才是好的”。

我们也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很多人问:“如何判断一幅画好不好?”其实无论我们怎么说,好坏还是基于自己的知识储备。

我认为画只分两种:一种是画得好的,一种是画得不好的,跟风格完全没有关系。比如我们去写生,同样的景色,画出来却完全不同,境界的高低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哪怕是一条线,都能够体现出画家的功力和境界。艺术以什么形式来表达并不重要,只要是你喜欢的就好了。有人说一幅画好与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不这样认为,好就是好,一般就是一般。

张西:很多人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收藏要选什么画?我都会说,就选你喜欢的。收藏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去考虑市场,我觉得这是最健康的收藏。当然,收藏还要训练自己的眼光,才能买到好东西。一定要多看画展、多看书,慢慢培养出好的审美。买到了对的东西,美化了家居、提升了氛围、影响到了周边的人,若干年后自然而然还升值了,这样的收藏就是非常有意义的。

段远文:很多人都说收藏就是收藏家在选艺术家,其实最终选的还是自己的审美。有些东西你不具备了,你就看走眼了。现在的收藏家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好东西,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好的眼光。现在一个大的进步就是,很多人已经不会只往家里挂美女画了,很多人买画的时候还会想,这幅画挂家里能不能对孩子起到积极的艺术导向作用。说到底,什么样的人家里挂什么样的画,其实就是他本人的一个反映。

张西:如果是油画审美方面的训练,可以多看优秀的抽象作品,画面的层次感、构成感和色彩,在抽象画方面是非常准确到位的。如果理解了抽象画,对画面的理解和把握就会提升很多,但意境还是靠个人的修养。

黎伟明:懂得审美、有经济条件的,觉得喜欢的就可以收藏。

编辑:
对《[第177期]写意油画收藏:意境比技法更重要》表态
对《[第177期]写意油画收藏:意境比技法更重要》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