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市雕塑何时告别主题工程?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许悦、龙伟源 发表时间:2015-08-22 05:26

  许鸿飞作品《没门》

  许鸿飞作品《没门》

  许鸿飞作品《童趣》分别被广州富力中心和东方红幼儿园收藏

  许鸿飞作品《童趣》分别被广州富力中心和东方红幼儿园收藏

  许鸿飞作品《吻》落户琶洲会展公园

  许鸿飞作品《吻》落户琶洲会展公园

 

 

特邀嘉宾

许鸿飞(广州雕塑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陈伟安(广州艺术博物院院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理事)

马文甲(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雕塑年鉴》编委)

嘉宾主持

赵利平(收藏家、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

 

文/羊城晚报记者 许悦 实习生 龙伟源 图/曾雨林

在很多国际化大都市,城市建筑项目都会按照国际惯例预留一定比例的经费,用于采购空间艺术,并从一开始就在整体环境规划中为空间艺术预留了位置。如在中国台湾,政府会向雕塑家直接采购具有鲜明风格的雕塑创作作品。在韩国首尔,市中心主干道上几乎每隔三五十米就有一件雕塑作品,城市环境、雕塑艺术与人自然融为一体。

但在中国内地,普遍的情况是开发商先盖房子,看到这个广场缺个雕塑,或者那个角落空了个位置,才会想起雕塑家,然后开始招标,直接定制城雕。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件摆设,而不是一件艺术家的作品。所以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在国内看城市雕塑,根本看不到艺术家个人的思想,千篇一律都是意识形态的意图。

今天的广州,正朝着建设成为有文化底蕴、有岭南特色、有开放魅力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迈步,作为地标的城市雕塑,是否也应该少些“发展”、“腾飞”的主题工程了?

  A 批评

  五星级酒店重金装修

  却陈设廉价的工艺品

主持人:广州有很多家五星级酒店,近两年开业和即将开业的五星级酒店数量特别多。但我听许鸿飞老师多次谈起过,说五星级酒店里的陈设品,跟酒店的装修和档次多是不匹配的。但其实如果酒店有意识地购入艺术品,将来很可能成为酒店最大的一笔财富,在陈设过程中对酒店档次也是一种提升。《名家话收藏》这个栏目关注过很多个人收藏,我们这次想谈谈酒店这种机构收藏。

许鸿飞:很多酒店宁可花几亿元装修,也舍不得花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钱来购置艺术品,开业、周年庆搞活动,还经常跟艺术家借展。比如雕塑艺术品,广州哪些酒店陈列的是著名雕塑家的作品?我留意过,还真没见过。

反倒是香港的酒店有购买艺术品的习惯,比如香港的喜来登酒店,我就在酒店前台看到过三件台湾朱铭的作品,所以我对这家酒店很有好感,每次到香港都住这家酒店,因为我觉得这家酒店的管理层有品味、懂艺术、值得尊重。在韩国的很多酒店,也有陈列雕塑作品的习惯。

反观国内很多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陈列都靠水晶灯、大花瓶,很土豪,但没一点艺术含量。还有一些酒店陈列的都是些几十块钱、几百块钱的工艺品,很俗气。所以艺术审美需要慢慢引导,不要迎合大众摆些庸俗的工艺品,时间长了,大众的审美都缺失了,陈设的是不是原作,是哪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没人去关心了。

主持人:在很多国际大都市,城市建筑项目都会按照国际惯例预留一定比例的经费,用于采购空间艺术,一开始就在整体环境规划中为空间艺术预留了位置。

许鸿飞:没错,酒店购置艺术品其实也是一种投资,但现在国内没几家酒店有这样的习惯。我在韩国首尔的城市中心看到,主干道上几乎每隔三五十米就有一件雕塑作品,城市环境、雕塑艺术与人自然融为一体。广州的城市雕塑水平,与首尔相比明显落后了。

在国内是开发商先盖房子,一看这个广场缺个雕塑,那个角落空了个位置,这才会想起雕塑家,然后开始招标,直接定制城雕。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件摆设,而不是一件艺术家的作品。

几乎所有政府重点项目的城雕都是有主题的,对于雕塑家是什么样的风格政府根本没放在眼里,反正城雕就必须符合项目的主题。所以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在国内看城市雕塑,根本看不到艺术家个人的思想,看不出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千篇一律都是意识形态的意图。

  B 建议

  公共艺术应不受主题性限制

主持人:所以说,公共艺术应不受主题性限制?

许鸿飞:我们现在很多城市还在比拼谁的城雕高大,但著名如比利时的铜雕像《撒尿小童》,还有丹麦的美人鱼雕像,都不是什么大型的城雕,当初安放上去的时候,应该不会想到会成为当地的地标。但不经意间却融入了国家的历史文化,成为了真正的标志性建筑。

在城雕这件事情上,我一直在说服政府官员在规划景观艺术品时,直接采购著名艺术家成熟的作品。我对很多官员说过,著名艺术家的作品是有价值的,若干年后留给城市的是一笔财富,对大众而言,也是慢慢养成大家欣赏原作的习惯。

反观命题城雕,有时未必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只要是主题性创作,都不能算是艺术品,那只是工程。工程我现在已经很少做了,而且不签名。

陈伟安:城市雕塑由命题式、主题式,转变为直接向艺术家采购作品,这个话题由许鸿飞老师提出,本身就很有趣。众所周知,许鸿飞老师本人就是做城雕做得最多的雕塑家。他以前在雕塑界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当中的一项就是他靠做工程起家,后来才靠做工程赚的钱反哺他的艺术创作。我相信他当年做“肥女人”的时候,也没想到能够获得今天的成就。

许鸿飞:工程做得越多,我越知道城雕不能叫做艺术。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很多艺术家把做工程当作了毕生的追求,连艺术与工程的差别都搞不清,这样就很悲惨了。光是在东莞就有我做的上百个城雕,其他省市也有很多,原先我也想过将我做过的城雕结集出书,这种想法很快就打消了,因为那些都不是我的作品。但有一些雕塑家办展览,过半都是城雕,我认为这些根本不能算是雕塑作品。

马文甲:许鸿飞老师的这个观点是非常国际化的,是值得我们呼吁的。但公共艺术完全不受主题与国家意志的约束是不太可能的,即使在欧美国家也做不到。国外许多的优秀雕塑作品也是由政府出资定调的。

我们只能说公共雕塑的现今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主题性上,而在于“行政干预压迫艺术表现”这个问题上面。许多公共艺术并不是优秀雕塑家的手笔或作品,而是雕塑厂家的产品和行活儿。许多雕塑的立项和资金也比较不独立,受制于其他项目的约束和干扰。

如果想解决劣质公共雕塑,根本问题就应该在一定的审核与立项机制上作调整,这样也会使主题雕塑创作中出现能够代表时代的优秀作品。而现今许多企业出资兴建的雕塑会选择艺术家的作品,为当下的城市留下个体的感受和印记,这是非常好的苗头。

陈伟安:主题性创作的城市雕塑,其实也产生过不少有影响力的作品,特别是在三十多年前城雕还是集体创作的时代,集体智慧创作出了不少经典雕塑。比如广州的五羊雕塑,比如由广州和上海两地雕塑家合作完成的南京雨花台雕塑。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城雕是继续沿用主题性创作好呢,还是直接跟艺术家采购成熟作品?就当前中国的国情而言,可能最终还是由政府出资定调。而且一件城雕是否能够留世,也不是艺术家或是政府领导能够说了算的,也不能单靠民意来说好与不好,最终还是得交由历史来检验。

许鸿飞: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雕塑家都应该埋头创作作品,不做工程。我一直都说,做艺术一定要先有钱,经济独立了思想才能独立。如果你的作品还没有话语权,还没有被接受,我很鼓励你做工程养活自己,只不过不要把做工程当作艺术追求。一名艺术家最后还是要用自己的作品说话,能让全世界认可的是你的作品,不是你的工程。

  C 现状

  中国雕塑收藏才刚刚起步

主持人:当代雕塑的市场相对于书画市场比较逊色,收藏雕塑的人相对比较少,是藏家看不懂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马文甲:要弄清雕塑市场问题的前提是了解大概的关于雕塑、中国艺术市场、中国雕塑市场的脉络与涵盖。首先在当代中国,雕塑包括学院雕塑、当代实验艺术中的雕塑和民间工艺雕塑。许多古董中的佛像、牙雕、翡翠山子等工艺品都可以归在中国雕塑的范畴之内。这些三维的艺术形式都在空间和立体的语言中为欣赏者提供审美与信息的传达。

艺术市场在中国并不是独立的循环和体系,可以说真正的有序列的市场机制并没有得到建立,专业藏家也很少。许多拍卖和交易成为下一步的商业运作的宣传和盈利工具。这与在国外的情况有所区别,我们的收藏群体并不完全是将艺术作为高端的精神消费来看待。

现今,我们提及的雕塑市场基本上是指学院雕塑和当代试验雕塑这一板块,将工艺美术和古董雕塑排斥在外的。而由稀有材料为媒介的工艺品与国家认定的大师资格,使得许多藏家认为这一板块的雕塑商业价值有保障,至少是具备材料的稀缺性。这样一来,雕塑的收藏群体中一大半的人士是认可工艺雕塑的。而当代实验雕塑这一板块,为之买单的基本上是国外的藏家和艺术机构。

许鸿飞:对于中国的藏家而言,雕塑收藏才刚刚起步。以前我们能够接触到的国内雕塑作品,要么是公共的,要么冷冰冰的,要么就是纪念性的,它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跟人的生活是脱节的,很少作品能够跟观众产生互动。

我最近两年雕塑世界巡展走过了15站,包括英国伦敦、法国巴黎、澳大利亚悉尼、意大利都灵、米兰等多个城市,不停地做展览,目的之一就是改变大众对雕塑的认识,让大家知道雕塑是可以互动、可以亲近、可以接受的。最近我在白云国际机场的展览上就听到有人说,很想把“胖女人”抱回家。观众有这样的欲望之后,雕塑就会慢慢有市场了,再说收藏就可以很自然了。所以雕塑作品想让人收藏,首先要让观众认可你、接受你。

其他雕塑家的作品好不好卖我们先不说,我的作品是可以支撑起我世界巡展的整个运作的。放眼国内,哪一个画家他的作品能在市场上流通更广、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呢?如果没有,就证明雕塑是有市场的。

  D 尴尬

  为中国当代实验雕塑买单的

  基本是国外藏家

主持人:就像马文甲老师刚才所说的,中国当代实验雕塑这一板块为之买单的基本上是国外的藏家和艺术机构。他们是怎么理解中国雕塑的?

许鸿飞:我的“胖女人”在国外一展出,很多观众都没想到是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人都是很严肃死板,没有笑容、没有幽默感的。现在好了,他们开始重新认识中国的雕塑家。

马文甲:国外的艺术家大都没有把艺术作为谋生的手段,而是将其作为生活的一部分,一种娱乐或是习惯,这使得他们的艺术很轻松很有活力。

中国艺术家的艺术“翻新”能力比较强,且许多都是大制作,工厂化的生产效率,也比较有异域文化语境的适应能力,能够以“中国的姿态”拿捏住“外国市场”的脉搏。许多国内大的金融企业也会跟着国际形势,收藏一些这样的作品,但很少有本土的个人藏家介入。

这些作品多是体形硕大且材料形态和展示要求较为苛刻,所以国内市场对其持观望态度。而学院雕塑这一部分是大众较能接受的具有一定的审美特征和艺术功底的作品。我们通常所谈论的雕塑市场也就是这一部分。这些传统雕塑市场价格低于前两者的作品很多。而且高水准的作品也相对比较多。题材以人体、动物和具象造型为主,也有许多抽象和表现造型的作品,材料基本上是传统的金属、石材等较为常见的。具备审美认知的普遍性和室内外空间的装饰性,又不乏文化深度和当代观念属意。

主持人:相比绘画作品的唯一性,架上雕塑的数量可能也是影响传统藏家收藏欲望的一个原因。按照国际惯例,每款架上雕塑的数量一般控制在12件以内,以保证其具备稀有性的收藏特质。

马文甲:没错。比起绘画市场,雕塑往往有多个版数,版权不具有唯一性,因此单个作品价格偏低。但这却满足不了许多藏家尊享独有的目的,且存在盗版的危险,所以雕塑市场一直并不为许多藏家所追捧。

由于行业的标准较为分散,多重领域的雕塑不具有可比性,所以虽然市场存在很大的机遇与空间,但也只是缓步上升并没有暴涨的趋势。但这也给真正的雕塑喜爱者提供了收藏的机会。

比较显著的一个现象就是,许多著名的、作品卖得好的雕塑家的作品,并不存在普遍意义上的行情,而是在小圈子里面交易和循环,比如华谊兄弟所签约的艺术家就是这样。

 E 观点PK

 石膏雕塑值不值得收藏?

主持人:什么样的雕塑作品值得收藏?

马文甲:收藏雕塑应该首先有一个良性的收藏心理基础,真正地享受收藏带来的精神快感和乐趣。选择自己关注并喜爱的风格的雕塑。技术上注意版权和艺术家签字的真伪,以及作品的品相就可以了。

陈伟安:一件雕塑作品价值的高低,我想应该是用时间和历史来检验的。我们回过头来看历史上什么样的雕塑作品留得住?一是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二是表达人性的,包括母爱、爱情、亲情、友情等美好的东西,以及反映人类的痛苦和快乐。

如果是从技法上看,为什么瑞士雕塑大师阿尔贝托·贾科梅蒂1960年创作的青铜雕塑《行走的人》能够拍出1.043亿美元?因为他开创了一种雕塑语言,把人体雕塑做得很瘦很瘦,不同于之前《大卫》等雕塑的古典审美。

说回我国的雕塑作品,除了老一辈雕塑界泰斗,吴为山的写意雕塑,台湾朱铭的“太极”系列,还有许鸿飞的“胖女人”系列,表现方式都是很新奇的,包含了雕塑语言的表达张力。一名雕塑家只要找到了自己的雕塑语言,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这就足以促成他创作出流芳青史的作品,那么这名艺术家的作品就是值得你投资的。

许鸿飞:另外,收藏还要注意多样性,同时选择原创作品。你可以收藏五位艺术家五种不同个性的东西,这样你就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获得启发,还能从中进行比较,形成自己的眼光。

陈伟安:有一种材质的雕塑我觉得被忽略了,那就是石膏。以前的石膏容易碎裂,现在有了强化石膏,这给石膏像的保存收藏提供了条件。

为什么我说石膏像值得收藏?因为石膏是直接翻模出来的,最能表现雕塑家技法的细微之处。到了法国罗丹的美术馆,你能看到的恰恰就是大量的石膏像。

许鸿飞:博物馆收藏石膏像看中的是它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但如果是私人收藏,石膏像是很难保管的。我们读书的时候石膏是用以翻模的,时间一长容易变形,所以以前的作品都没能保留下来,自从有了玻璃钢之后我们就没用石膏了。而且正规的雕塑都有编号,石膏像是不可能有编号的。

陈伟安:现在没人做石膏像,不更体现了它的手工价值和历史价值尤其是艺术价值吗?

许鸿飞:如果一个石膏像是罗丹的作品,那肯定是价值连城。但如果是当代雕塑家的作品,我还是不鼓励收藏,太难保存,收藏成本太高,市场再流通的可能性很小。

编辑:
对《广州城市雕塑何时告别主题工程?》表态
对《广州城市雕塑何时告别主题工程?》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