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堂创始人哭诉被陷害:早知道这样就不搞上市

来源:新华网  发表时间:2012-02-28 11:13 

柴静:就没有做过类似的检查?

邱淑花:没有,我们就是说一般熊的身体健康那可以说它正常吃饭,那它如果是说有感冒了有不舒服了它会表情不好看,那表情不好我们要给它用药。

解说:但动物保护者的看法是熊表面上看不出来异常,并不代表身体没有承受疾病和痛苦。

张晓海:熊是非常坚韧的动物,熊这个字在英文里面是bear,就是承担、忍受的意思,熊非常非常坚韧,它不到最后的时刻它表现不出它特别巨大的痛苦。我们救助的一号熊叫安德鲁,它的肝癌发展得特别快,一直到最后它肚皮上的血管都已经爆起来它才开始有一点点呻吟,当我们把它的腹腔打开的时候它已经没有肝脏了,每一块儿肝组织都已经被癌组织给占领了。

解说:双方各执一词,因为林业部门例行检查不包括对黑熊的体检,归真堂目前也无法提供相关医疗记录,黑熊的真是健康状况得不到印证,而动物保护组织坚持认为任何从活体身上提取胆汁的行为都会带来伤害,不可接受,但也有人反对,认为这样的看法有些矫情。现场采访的记者也会因此争执起来。

记者:人在吃牛肉、吃羊肉、穿山甲、蛇,比给它插管取胆汁残忍多了是不是。

张晓海:家禽跟保护动物是两个概念,你没弄清楚。家禽跟野生动物不一样。

记者:是动物吗?

张晓海:都是动物,总体来讲都一样,在动物当中还有分像一级二级三级,还有家用的,都不一样,你这个要弄清楚。

解说:这场争论的结果是在场的多数记者认同,家畜是人为了经济目的而驯化和饲养的兽类,而黑熊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濒危野生动物,两者概念不同。不过也有人认为即使是野生动物讨论它的福利问题还太奢侈。

柴静:他们会认为说你们这样的基金会是生活很优越的人,跟中国目前的国情不是完全契合。

张晓海:所以说,首先我想讲的就是并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儿干,并不是爱心泛滥才搞这个事情,实际上这个工作是在约束人的内心,它是在约束我们人的行为,我们人不能什么事儿都做。为了点几滴熊胆眼药水,甚至为了解酒,甚至为了送礼我们就让这些动物去说这样的痛苦,你利用什么呢?这个利用是不合理的利用。

解说:张晓海所说的话也是众多知名人士联名写信给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的另一个原因,他们认为最近三年内企业存在违规行为。中国目前规定熊胆只能供特效药和关键要使用,但这个产业内还是频繁可见熊胆酒,熊胆茶,甚至熊胆面膜、眼药水等保健品。归真堂也被指责违规使用熊胆。

柴静:我也看到你们店里挂的宣传语是说商界、政界,这都是馈赠的珍品,作为熊胆粉来说,你们是比较注重这部分市场。

邱淑花:现在喝酒要五十多度酒才高兴,熊胆是护肝的,它有解酒的功能,熊胆卖到现在起码十五年了,现在多少人皮包不离开熊胆,到哪里要跟人家喝酒他就搞一瓶来喝了,先护肝。还有的高血压,还是有的什么病他就放在皮包里,随时取用。那有钱的人他经济可以,他就去保健。

解说:2004年国家林业局、药监局等五部委曾经联合发文,限定熊胆粉的使用范围,只能用于特效药和关键药,但归真堂却研发了熊胆酒和熊胆茶,并非药品,也未获审批,但一直到去年熊胆茶才在上市的压力之下停止销售,这是距离五部委的禁令已经过去七年。

柴静:你用了七年之后在舆论压力下才停。

邱淑花:因为我们在市、县、卫生局有批给我们,他的生产允许。

柴静:你们也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受到处罚或者遇到麻烦?

邱淑花:没有,我们从来没有。

柴静:那您理解政府为什么要规定不能做吗?

邱淑花:我对政府的理解是能让我们的熊胆更珍贵,大家如果把熊胆去做食品、保健品那就浪费了我们熊胆的资源了。

柴静:您是这么理解的,是从它的成本价值来理解的,但是很多人的理解是这么下这个禁令的目的是要保护黑熊,是说除了特效药、关键药之外不要再滥用它。

邱淑花:人家本来批的,现在这个就不能用了。

柴静:是这样,您是觉得?

邱淑花:我们民营企业不上市大家自由自在,要做上市左也不行右也不行。

柴静: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上市了,这个企业就意味着它要接受整个全社会的公开监督?

邱淑花:这个可以说是让我们的企业更规范,有不足的地方得到教训要更好。

解说:这些还没有满三周岁的小熊还没有长到被抽胆的年纪,但它们的出生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和它有相同命运的黑熊数目庞大,根据动物保护组织统计截至2010年已经批复的含熊胆药品共有二百四十个,厂家一百九十一家,分布在前国二十七个省份,疑似未经批准的含熊胆制品多达九十二种,人工饲养的黑熊突破一万只,在这次事件中双方都认为自己是这一万多只黑熊的保护者,归真堂的解释是他们的存在才保护了野生黑熊不被偷猎。

邱淑花:那到外面把这个熊放到外面去,捕杀的那个老百姓他保证杀到一头熊都很高兴,那谁来保护它?

柴静:有人认为说那是林业警察的责任,那么社会应该督促他们去完成这部分的保护责任,而不能成为好像是人工养殖的一个借口。

邱淑花:那这个就是说要有政府部分来判断,养熊业要不要继续发展。

解说:八十年代初对于野外黑熊的偷猎严重,政府允许养殖黑熊的确存在初衷,就是通过圈养能够对此有所遏制,不过,国家林业局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定,禁止猎杀野生黑熊,取缔非法养殖,提高养殖场技术标准。很多人认为随着《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和成熟,保护责任不应该再是产业而在法律。

张晓海:在野生的种群的保护上栖息地的保护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会不会因为在这个圈养环境里数量开始增加而导致我们忽略栖息地的保护呢?这是一个荒谬的做法,用一个养殖业去保护野生种群是没有意义的。

解说:在之前媒体报道中邱淑花自称是在1993年从缅甸和云南购回一百多头野生黑熊,到现在主要被提取胆汁的还是这些大黑熊,不过归真堂认为他们给黑熊提供了笼子是为了让它们安全。

邱淑花:它到一定的年龄在野外互相残杀。

编辑: 晓航
新华网